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短篇]把你抢过来,好吗?
我叫瞿诺宇,今年26岁,个性闷骚,不善言辞。大学毕业之后,考铁路特考,分发选填台东,因为想要远离那一个牵动我情绪的女人...  陈妍沁,个性活泼可爱,幽默又充满魅力的女人。我们的个性,有很强烈的对比,但至少当她喋喋不休的说著,我静静的听著,也是一种互补。  我们大学的时候,因为来自同一个县市,同班又修同一堂选修课,所以几乎做什麽事情都在一起。我们一起上下课、一起吃饭、一起参加社团、大二搬离学校宿舍后,还一起在外面找房子,一起住在同一个楼层。形影不离,也许真的是像我们这样吧?她的个性,让她成为系上的风云人物,几乎每一场活动都有她的参与,她也乐此不疲,而我,就是在她忙得分身乏术的时候,帮她上传我默默帮她做好的回家作业。  她,有男朋友,从高中就开始交往的样子,但因为上了大学,所以开启了远距离恋爱。很多同学都误以为我们两个在一起,毕竟她会等我一起回家、一起吃饭,所以在旁人眼裡我们就是一对,甚至有些人用这件事情恶意的中伤她,说她劈腿,但她不在意,说我是她弟弟般的存在。  灵光一闪!就那一次之后,她就跟朋友们说我们是表姐弟的关係,因为来自同一个县市,所以很多人都信以为真,她也因为这个「玩笑」,过得更加自在快乐。  虽然对于这个身份很懊恼,但是看她整朋友笑得那麽开心,我愿意。  大三那年,某一天看见她眼睛肿得跟金鱼一样,我心好慌,那是我第一次看她流泪,而我却不知道如何安慰,她分手了...  我一边庆幸著却也一边担忧著,庆幸著我可以光明正大的站在她身边,却也担忧著看著一个个追求者在她身边来来回回,烦!但她还是跟别人说著,我们是姐弟...  是从什麽时候开始的呢?对她那麽的在意。也许是一次次她下课钟响时第一时间回头问我午餐要吃什麽的雀跃,也许是打开早上她敲出固定节奏的门,看到她俏皮的那一面,也许是当我看著她在舞台上发光发热的瞬间,让我移不开眼,好像,不知不觉间,我已经爱上了关于她的一切。  来不及说出口的爱恋,在她分手后的半年,宣告终结。我以为,我总是陪在她身边,终有一天会被她看见,但其实是我太过胆怯,没有勇于表达,也没有付诸行动,才让我再次失去得到她的机会...  他搬来她的宿舍,她身边的那个人,不再是我。我跟她的互动,只剩偶尔... 每次约她一起午餐,总是变成三个人的约会,而我是多馀的那个,但是看著她幸福,我也在苦涩裡满足。  衝击,在某一次经过她的房门,声响微微传出,那是身体与身体之间的碰撞,伴随著她的细吟,是她的刻意压抑... 心痛!却又心痒...让我移不开脚步,偷偷听著让我魂牵梦萦的声音,听著她的细吟不住得越来越高昂,只至悄然无声... 那段天籁,在夜晚,在我梦裡,挥之不去,幻想,她的欢愉,是我带给她的,我索求无度,一次次的靠自己,弄出了一遍遍白浊。  毕业之后,他们继续留在那裡工作打拼,而我埋头苦读,考上公职,并下定决心远离她在的城市,无论是我们的家乡,还是我们相遇的地方。  忘不了她  就算中央山脉隔开了我与她,还是隔不断我对她的想念,查看她FB与IG的动态,是我每天会做的事情,儘管她贴的文,几乎都是跟他有关的,但至少知道她过得很好,过得很幸福。最期待的是每年一次的大学同学聚会,我就可以看见她,一起喝酒,一起玩闹,听她吐露心声,知道她是不是真的过得快乐。  毕业后的第三年,大学同学相约去露营,那天,她喝了好多酒,并避开她男人单独的跟我说,男人是如何劈腿,她又如何原谅,他又如何对她更好,但是她却边说边哭,可知那对她造成多大的伤害,而她最后只是自嘲地笑笑,又融入了大家欢聚的氛围中。  而后半年,她问我什麽时候回家乡,刚好她有休假,我便找她一起去走登山步道。爬到一半她气喘吁吁、泪眼汪汪的用眼神控诉我安排的行程,「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看我,我会承受不住的爱你...」我心裡这样想著。  爬完山,我带她去吃她最爱的吃到饱,吃到一半,她却又哭了... 她说他的反覆,及她已无法真心给予信任,受挫,却碍于五年感情不愿放手,毕竟有太多无法切割的人事物。看她流泪,我多想让她离开他,「跟我在一起吧!」我的内心在呐喊,但我说不出口。  吃饱喝足后的下午,她载我去旧铁桥踩点,她自然的靠在我肩膀上,和我一起自拍,我的心漏了一拍。默默看她沿著轨道越走越远,我想纪录这一瞬间,「你是属于我的,而我就在你身边,是我陪著你...」我边想著,边把她的合影设定成桌布照片。  桌游,是我们从大学就热爱的一项娱乐,回到她家,跟她家人一起玩乐,但比起游戏规则,我更在意她开不开心,看见她的笑容,输赢都不重要了。  她今天穿著薄纱,裡面宝蓝色蕾丝内衣若隐若现,一整天下来,我已经很难受了!她就盘腿坐在我对面,坐著往前倾,深遂的沟渠,在我面前毫无保留,我忍不住多瞟两眼,往上却不小心对到她的双眼,我心虚垂眼继续游戏。  到了要告别的时刻,她依依不捨,其实我也捨不得,多希望时间可以再多一点,让我霸佔她、拥有她。  “诺宇,我真的有那麽糟糕吗?最近经常自我怀疑。”她声音颤抖的问我。  “不会呀!你要对自己有自信。”我仍然寡言的回答著。  去车站的路程,我心裡默默的想著:  “你又再偷偷掉眼泪了吧?好想抱紧你,告诉你「别哭,有我在」,但我却只能在你看不见的地方用你刚刚不小心触碰到的手,偷偷比出520,呵... 我是不是太幼稚啦?”  “知道为什麽我不想载你吗?你在我耳边吐气如兰,那触感又如此柔软,我怕我忍不住,我会想要更多...”  “喜欢被你载,在讲话时藉机与你贴近,看你往后靠在我怀裡,就像一直以来这样,我会永远在你背后守护你,但是,你什麽时候会回头看我一眼..?”  但,这些话,我不敢说出口。  到了车站,她停著,我却没有下车,我犹豫著是否抱她一下...就一下!她突然拉我的双手往前环住,身体往后靠在我的怀裡。  “我不想你回去,陪我好不好?”  “...”  “你刚刚一直在偷看什麽呢?它们好看吗?比我好看?”她仍看著前方,拉著我的手往上滑过她的浑圆,问我。  “...”我感觉到我的脸渐渐发热  “喜欢吗?”她侧过脸,眼神看进我的眼,狠狠撞在我的心上,她刚流过泪,让人好想好好疼惜。  “我也... 不想回去...”我鼓起勇气的说  我们到附近的一家Motel,开了房。房间昏黄的灯光,让人情慾高涨;天花板带著她最爱的繁星点点;洁白整齐的床单,让人忍不住想像等一下会如何弄乱...  浴室是按摩浴缸,她让我先去洗澡,这应该是我洗得最仔细的一次,我想要把最好的一面呈现给她,但我又怕我太慢,又再一次错过得到她的机会。  我下身包著浴巾,从浴室裡走出来,她看我一眼,便匆匆的进了浴室,我看见她脸上的红晕,原来她跟我一样羞怯。  听著浴室传来的流水声,我第一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慢,度秒如年,同时却又担心著我的表现会让她发现我是第一次的困窘。  终于,花洒声音停止了,我的心跳随著她跨出浴室时,也几乎快停止了。她只用浴巾包裹著身体,肩膀锁骨处因为热水冲洗带有一点点红晕,头髮半湿的挂在她的胸前,性感得让人移不开眼。  我朝她走去,握住她紧握浴巾的手。  “你确定吗?现在转身还来得及,就当是纯粹进来休息。”她抬头看著我。  “我确定。”你知道吗?我多想摆脱我们现在的关係!我不想当姐弟!我不想当普通朋友!我想跟你不一样...  我试探性的低下头,吻住了她的略带粉色的唇,我幻想了七年的味道,都不如此刻嚐到般甜美。我环抱著她,吻从轻轻碰触,到渐渐深入,她伸出舌头与我缠绕,直到我们的呼吸变重,直到她眼带泪光,被我吻得无法喘息,我才放轻我的动作。  我隔著浴巾抚上她的浑圆,轻轻的揉著,怕弄痛她。  “诺宇,你是第一次对吗?”她的手,覆上我的手说。  “嗯...”我点头。  “别怕,我教你呀。”她柔情却语带俏皮地说著。  她把我带到房内的大床,让我坐在床边,而她跨坐在我身上,我的大腿可以明显感觉到她的臀部曲线,我的分身也顶在我的浴巾上,形成一顶帐篷。她往下探去,小手抚过我的顶端。  “这麽快就硬啦?怎么办?前戏都还没做呢!”  她往前坐了坐,让她的腿间,隔著浴巾贴著我的。她吻向我,唇齿再次缠绕在一起,我的舌头在绕过她的舌根时,她忍不住细吟出声。  ”嗯..”  原来这是她的敏感点。  我有意无意的挑著她的敏感点,手顺著再次抚上她的浑圆,搓揉著,爱抚著,感觉到她抱著我的手越来越轻,软若无骨。  我解开她的浴巾,手再次抚上她的,并轻捏她的红缨,轻旋爱抚。她的身体开始轻轻扭动,隔著浴巾摩擦著我,我们的呼吸开始变重,一声声轻吟从她的唇齿间漫出。  一丝不挂的她就在我怀裡扭动著,下身透过浴巾的摩擦刺激让我不住加大了手的力道,在她的乳头上强刮拧拉,她扭得幅度越来越大,接吻的节奏也越来越乱,终于她仰头吟叫出声。  “啊.....”  我感觉我的顶端有股微热的潮湿感在我的浴巾上漫延...她高潮了。  她眼眶湿润脸上佈满红晕,埋怨地看著我,我只觉得她可爱极了。把她轻放平躺在床上,抚上她的腿间,湿了... 很湿... 我将手拿起,看了一眼,黏糊,却充满性感。  “高潮了?”我略带沙哑的问。  “嗯...”她脸红如同蚊蝇般回覆著点头。  我被她萌一个再次吻上她的唇,双手在她的身上游移,寻找她的敏感点。我一手摸著她的乳头,轻刮旋弄,一手下滑摸向她的腿间。我感觉到一颗荳子在挺著跟我打招呼,我抚上时,她的身体一阵颤慄,原来这也是她的敏感点呢!往下滑到她的穴口,已经溼滑一片,我试探著进入一根手指头,她止不住地呻吟出声。  “啊啊..”  伴随著她的喘息,我进出几下便探入了第二根手指,在裡面抽动顶弄,在我手勾起时,碰触到一块软肉,我顿时感觉到她的紧绷,看来这裡... 我对著那块软肉轻顶旋刮,速度越来越快,我听著她的呼吸越来越急喘,呻吟声越来越高昂..  ”啊... 啊... 不行...诺宇... 啊啊...这样... 这样会去的...”她断断续续的说著。  她的求饶,如同药剂,让我越加亢奋,手上的动作也越加粗暴,对著那块软肉卖力的抠弄...  “啊... 啊...”她几乎喊著出声  “啊.... 啊... 不行... 诺宇... 啊... 我要去了... 去了... 啊!...啊...”  我感觉到我的手指迎来一大包水,喷溅而出,打湿了我整个手掌,也弄湿了床单,我缓缓将手抽出,在她面前展现开来。  “这是什麽?”  我当然知道这是什麽,还是忍不住想要逗弄她,她红著脸抱著被单,将一半的头都埋在被子裡,不发一语,可爱至极。原来,她也会潮吹...  她被我挑得浑身发软,双腿夹紧著磨蹭著,似乎是平复著某一种搔痒。她撑起上身,让我平躺下来,拨开我的浴巾。  “换我让你舒服了..”她红著脸说。  她抚上我的,轻轻上下套弄。  “怎么?我刚刚让你很舒服吗?”我使坏的问著。  她还没退去的红晕又再次涌上,我看著她潜身向下,伸出她的舌,轻舔我的顶端,触电般的快感让我全身绷紧,她的舌顺著我的顶端旋转舔弄,像吃冰棒一样舔湿了我的分身,甚至到下面的圆球,每一处都不放过。终于她张开她的小嘴,含住我的。我忍不住从喉咙发出一声叹息,温热的触感,带著她的唾液,打湿在我的肉棒上。看著她吞吐,及她时不时抬眼看向我的眼,似乎想看我是不是舒服著,满足感油然而升,但她的技巧纯熟,又让我嫉妒著在她身边的男人...  嫉妒及愤怒的情绪让我暴躁,我扶上她的肩停止了她的动作,将她抱起扶好躺在枕头上俯看她的眼,那双水灵的双眼。  “怎么了?不舒服吗?”她略微失望地问。  我扳开她的双腿,将顶端抵住她的小穴  “很舒服哦~ 所以我忍不住了!”我决不会说是我的嫉妒心作祟。  用力跻身一挺而入,她溼滑温热的小穴包覆著我的,我们一起发出舒服的喟叹。  “啊...”  我试著推到最底之后,等著她的适应,看她渐渐放鬆,我才缓缓抽送,深入浅出,带出她一次次呻吟。  “啊... 好深.. 啊.. 啊.. 诺宇... 呜..”  我俯上前吻住她的唇,细细感受著她的美好,手抚上她的胸,轻轻的揉弄,身体保持著一定的频率律动著。  她的身体热度慢慢往上攀升,身体也渐渐发红,明明一样的频率她的身体却越来越紧绷,看来...  我保持著一样的频率缓缓顶到深处,她的娇喘声越来越急,我突然加快对著那个顶点猛攻,她失声大叫而出...  “啊...啊...诺宇...嗯....”  我感觉到她的肉穴越来越紧,越来越紧,直到一股淫水伴随她的高喊浇灌在我的肉棒上,我知道是她高潮了。她的小穴因为高潮所以非常紧緻,我再抽弄几下就忍不住地拔出射在她的小腹上。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射在你身上的,我忍不住..”我急忙拿卫生纸帮她擦拭我的体液。  “没关係的,就算直接射在裡面也不要紧,今天安全期。”她笑著回覆著  我感觉我的脸应该红到耳后根,但她看我慌乱的样子似乎非常开心。  “你好可爱~”她笑著说。  收拾好之后,我躺在她的身边,侧身看她,想要将她的一切都牢牢记在脑海裡。无论是她赤裸的样子,娇嗔的样子,甚至是她因为我高潮的样子。  她发现我在看她,也侧过身来面对我,她胸前的两颗浑圆就这样叠在一起,有一条深深的沟。又被她发现我在看她的胸,我又无措了一回,她拉我的手覆在她的胸口上。  “我喜欢你的爱抚,你摸一摸它们嘛~”  我从善如流的一手搓揉著她的柔软,一边低下头用舌头去轻舔她挺立的红缨  “啊... 好舒服啊...”  我含著她的乳头,用舌头在顶端舔弄,用牙齿在蓓蕾上轻咬,另一手也捏著乳头拧弄,她扭著轻吟,闭著眼睛享受我带给她的欢愉。  “嗯... 诺宇... 大力一点... 没有关係... 我喜欢.. 啊...”  听著她的鼓励,我加大了手上跟嘴上的力道,用力吸的同时另一手往外拧拉,引岀她一身颤慄与高昂的呻吟。  我吻上她的唇,手下探到她的腿间,找到那一颗挺立的小红荳,轻轻以指腹搓揉,她马上有反应地颤颤发出细吟...  “嗯...啊... 怎么那麽舒服... 啊....”  我试探著用指甲轻轻刮搔那颗小红荳,她反应强烈得闪躲。  “啊!诺宇... 不要!好敏感!啊...”  看著她眼眶泛红,我怎么捨得欺负她呢?再换回原本的搓揉,她也享受著发出一阵阵娇喘。看来她很喜欢?我看著她身体微微拱起,似乎想要更多,便渐渐加深力道,渐渐加快速度,手指在小红荳上打圈滑弄,伴随著她的淫液发出”啧啧啧”的声响,我看著她的小脚丫卷得越来越紧绷,身体也拱得越来越高,她娇喘得说著:  “啊...哈... 诺宇...好热... 那裡好热... 哈... 啊... 我不行了... 啊...啊!..”  不同于刚才的高潮,我感觉她全身都在颤抖,我紧紧把她抱住,手指渐渐放慢速度,直到完全停止,她还在我的怀裡喘息,身体也一颤一颤的。我讲手往下探,不亚于刚才潮吹的黏液佈满她的腿间。  感觉她稍稍平复了些,我爬起身,趴覆在她的腿间,仔细观赏著她的,那颗小红荳因为刚才的刺激绽著缨红,穴口挂著淫液,水灵灵的。  “不要看!很丑..”她夹紧双腿,双手遮掩。  “很美。”我拉开她的手,轻轻扳开她的脚,轻吻著她的大腿内侧,直到她放鬆下来。我用双手拨开她的两片阴唇,粉红色的嫩肉就在我眼前,淌著肉汁,我忍不住伸出舌头轻舔,换来她压抑不住的轻吟。我顺著她的内壁到外唇,再到上方的小红荳,细细品嚐她的甜美。  在她一次轻微的颤慄后,她将我推倒,让我躺下,她将她的小穴覆在我嘴边,自己却往下含住我那早就抬头的肉棒,她的舌头灵活的在我的顶端旋弄,我的舌头也在她的腿间旋刮舔弄。我悄悄探入一根手指进入她的小穴,在裡面转动,寻找她敏感的那块软肉,突然她用力吸了一口,我知道就是这裡了。我置入第二根手指,在她的敏感点上刮搔,同时舌头舔著她的小红荳,时而吸允她淌出来的蜜汁。随著动作加快,力道加深,我感觉到她的吞吐节奏渐渐得慌乱,直到她忍不住停下小嘴的动作,只用纤纤玉手轻握著我的,仰头轻喘享受著我带给她的快感,我更加快了抠弄的节奏。  “啊... 不行... 啊... 好舒服...嗯... 诺宇...再快一点... 再快... 要到了... 到... 啊啊~”  我的手指感觉到小穴内壁强烈的收缩,一股液体衝击我的指尖后喷涌而出,满脸 ...  她羞红著脸慌乱的帮我擦拭著,无措的表现让我非常愉悦,我轻轻放倒她,让我的硕大再次顶著她的穴口,挺入...  “啊...”  破碎的呻吟,从她的喉咙裡溢出,也许是因为刚才的高潮,她的穴内湿热无比,却又紧的让人头皮发麻,每一次挺入,都把我绞得紧紧的,像不让我退出一般。我轻轻的戳著她的顶端,她的呻吟如期而至,直到我改变节奏,重重的穿刺她的敏感点,迎来她的穴内高潮,我忍著发射的衝动,在她高潮的紧緻下,拔出。  我将她翻过身,让她爬跪在我前面,臀部翘得高高的,湿润的小穴完完全全的展现在我面前,穴口下方仍是那颗挺立的红缨。我握著我的,用顶端磨蹭著那粒小红荳,迎来她的惊呼声  “啊... 不要...啊...敏感... 呜... 诺宇...啊...”  我环住她的腰际,阻止著她的闪躲,强迫她承受这份刺激。我的顶端迅速地上下挑著她的小红荳,直到她再也忍不住颤抖的瞬间,我用力挺入她紧緻的小穴。  “啊.....”  也许是她刚才高潮的关係,我的肉棒感觉得到她的穴内一阵一阵的收缩,后入的动作,似乎可以进得更深,我没有给她喘息的机会,一挺入就大开大合,想要带给她难忘的快感  “呀!诺宇... 太深了... 哈... 啊...”  “哈... 好敏感... 啊... 会坏掉的... 啊...”  我抓著她的一隻手臂,这样比较好施力的同时,我可以看见她充满情慾的脸,她眼裡漫著雾气,小嘴微张著喘息,是我魂牵梦萦的画面。我放开她的玉臂,双手扶著她的腰,加快挺入的力道和速度。  “啊.. 啊...诺... 诺宇..”她破碎的喊著。  “怎么了?要去了吗?”我仍快速的抽插著  “嗯... 受不了了... 又要去了...嗯...”她支撑的双臂不住的放鬆,背脊更加向下俯趴,牵动著我的肉棒在她体内更加深入,一次次都能顶到她的软肉  “妍沁... 你的体内好舒服... 我们一起去好不好?”  “好... 诺宇... 一起去... 射... 射给我...啊...不行... 要去了... 嗯啊~”  听见她的请求,受了刺激的我不禁更加用力地衝刺她的花心,直到感觉到她穴内的强烈收缩,我也忍不住的将白浊全数灌进她的体内。  我从背后抱著她侧躺下来,肉棒还埋在她的身体裡,随著穴内的收缩频率,她的身体也在止不住地一颤一颤,似乎还没从连续强烈的高潮中缓过来。我拔出我的分身,看见她的穴口,缓缓流出她的淫液,及阵阵白色的体液。  满足感油然而生,我抱著腿软无法站立的她,到已经放好热水的按摩浴缸,带著愉悦的心,帮她清洗著欢爱带来的痕迹。我,得到她了。  洗了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带著她在被窝裡躺下,环抱著赤裸的她,幸福感来得又急又猛,多希望时间永远暂停在这一刻,因为现在的她,属于我的。  我忍不住的吻上她的红唇,她张开惺忪的眼,带著疑惑与迷惘。  “做爱前的接吻是调情,做爱后的接吻是爱情,你是属于哪一个?”  我毫不犹豫的再次吻上她,回答  “后者!我爱你,跟我在一起吧!”我双手收紧,对她说著。  我不后悔  她曾说,她不想要再谈远距离恋爱,因为吵架时没办法及时拥抱和好,想念时不能给予陪伴。  ”如果我请调到你身边,可以随时出现,可以及时拥抱,及时给你安慰,你会选择我吗?”  “当初远离你,就是怕见到幸福的你,那些笑容不是我带给你的,就没有意义。如今他只会让你哭泣,就让我来守护你,好吗?”  我鼓起勇气的说著,但换来的却是她的沉默...  她还是走了... 她还是回去他的身边了... 她叫我不要想太多,说我对她的爱只是由性而爱的情感,是对于第一次对象的依赖,可她何曾知道,过去七年来,我是如何度过一次次有她的激情幻想,而我又是如何忍住不去牵她的手,不去敲她的门...  我不后悔  心裡的声音告诉我要把握住这次的机会,不要像大三那时一样,她跟那个他分手的时候,不敢对她说出口,直到这个他出现,我才知道我错过。  “我想到你身边,把你抢过来,好吗?”  完。 by 想当一隻撒欢的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