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别问,问就是华夏鸡巴胜过一切 作者:不愿意透露姓名的m
我叫林奇,是个好读书的俗人。说我好读书,是因为我没事就喜欢抱着点带字的东西瞎看,也不管里面写了些什么,无论好坏都照单全收。就这样,自己给自己贴个读书人的标签。说我俗,那更好理解了,我又不是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呆子,哪怕是看书我也会看点淫秽色情,上不得台面的读物。久而久之,自己的学识眼界也不见得高,但也算能认几个字,掐指一算,自己读这么多书,也就是培养了点爱国情绪,顺手学了几句日语。  为什么提这么多呢?因为我他妈穿越了,好死不死,穿越到了历史上的华夏跟日本全面开战的时期。这段时期,可以说是所有华夏人心里的痛了,山河沦陷,民不聊生,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的道理在这里体现地淋漓尽致——两军交结的战线上,由于领导无方与国力差距太大,华夏军队往往在用人命阻挡着日本军队的攻击,而在战线后方,贪腐横生,物价飞涨,平民百姓的日子也不会比战场上厮杀的军人们好上太多。每次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就有些隐隐作痛。  可是心作痛就痛吧,我得活着才有资格心疼吧?他妈的,怎么别人穿越就穿去些什么洪荒世界魔法世界,要钱有钱要女人有女人没事开座山平一片海都行,怎么我就来了这么一个动荡的时代?要我当救世主?没这本事啊!要钱要粮要女人?找谁要去?日本人吗?  牢骚归牢骚,既来之则安之,我既然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就得在这个时代活下来。现在,先摸清楚自己身处何地再说吧?我现在正在一条街道的最里面,四处的高墙把这一块地遮得严严实实的,阳光都透不进来。我检查了下自己身上,身着布衣,兜里面只有几块银元,哎……穷酸的不行,这也就够自己吃个两餐饭吧?他奶奶的,真是天不遂人愿。  找了家饭馆坐下,点一碗挂面边嗦边打听情况,慢慢地我才了解清楚我现在的情况。我现在啊,就在浦东市,也就是,当年外国佬号称东方明珠的地界。不过我对此嗤之以鼻,什么他妈东方明珠,那时这里的大多数人,该吃不起饭还是吃不起饭,该穷困潦倒还是穷困潦倒,纸醉金迷,十里烟花,全他妈是给那些吸人血的蛀虫还有租界里的老外准备的。更何况,现在日本人占领了这座城,城里的情况也没有什么好转,不仅原来那些靠操控物价、吸血百姓的人安然无恙,现在还要多去注意那些日本鬼子,不然人家不需要任何理由就能用子弹把你脑袋上打个窟窿。  晦气,真他妈晦气,美好的一天从听见这种晦气事儿结束。我自顾自地嗦着面,却看见面馆里走进来一个三十岁上下的女人,那女人得有个一米七往上的个头,身上穿着这时候华夏女人身上常见的袄裙装,也就是上身类似于旗袍,古朴典雅,领子较高,紫色的上衣还绣了不少的金丝,下身则是过膝的黑色长裙,显得禁欲而保守。但是,这女人偏偏和我印象中那些因营养不良而身形瘦弱的华夏女性不一样,这女的皮肤白皙,大腿修长,修身的上装完全盖不住她的一双巨乳,按我穿越前的尺寸来看,这对奶子至少是36G!不仅身材发育的好,那女的脸上还化了妆,嘴唇鲜红艳丽,眼眶甚至还抹了一层红色眼影,让她显得无比魅惑、动人。不过,这打扮这身材,她怎么样都不是普通平民,那,为什么这种上流社会的女的会来这家破烂的餐馆呢?  我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嗦面的速度又快了些,屁股还往饭馆另一侧的门靠了靠,随时准备跑路。  我等了没一会儿,果然那女的开口说话了,而且这话的内容还很让我惊讶:  「别装着吃面了,你们这些支那间谍,难道要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勇士们,拿子弹把你们找出来么?」  我继续嗦面,但是呢,心里已经炸开了锅。首先,这女的八成不是个华夏人,第二呢,她是来抓华夏间谍的。听起来似乎与我没有关系,但是我比谁都清楚,当年这帮子日本人那么凶残,我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路人指不定能因为嗦面声音太大被他们拿子弹开个瓢。所以,没什么好想的,找准时机,跑他妈的!  「啪!」  果然,不知从哪里传来了一声枪响,刹那间整家饭馆枪声大作,人影飞动,双方在进行着激烈的交火。  但我肯定没法看戏了,因为我再看,流弹都能要了我的命,二话不说,我就冲着面馆后门飞奔了出去。  跑出饭馆我就进了一条蜿蜒的小巷子,如同无头苍蝇一样在里面跑了不知道多久,确定身后没了枪声,我才停了下来喘气。  「他妈的,还好我跑得快,跑慢了真就死在那里了。」  我自言自语道,刚刚的情景还历历在目。可刚才的情景,除去惊险以外,还有一件事我很好奇——那个充满了魅惑气息的女人,她穿着与普通华夏女人无异,但偏偏长得极其标致,身材火辣面容姣好,连脸上的妆扮都与我见过的几乎所有华夏女人不同,穿在普通女人身上平平无奇的衣裳在她身上就成了一件极秀身材的情趣外衣。这女人,她……究竟是谁呢?  还没思考太多,我就听见身后传来了噔噔的脚步声。不是吧,真有人追我啊?!我赶紧找了块石头攥在手里,贴着墙,耳朵听着脚步声,随时准备打那人一个措手不及。  慢慢地,脚步声近了,我明确发现,那人脚步慢了下来,似乎……那个人也发现了什么?我静待着,静待着,确定发出脚步那人已经到了我的身边,猛地向外一冲!握着手里那块石头就向外面踏了出去。  「八嘎!」  妈的果然,这是个穿黄色军服,带着猪耳朵帽,手上拿着三八大盖的日本鬼子。我二话不说,一块石头就糊到了他脸颊上,那鬼子被我砸这么一下,疼得呜哩哇啦喊。我一鼓作气,一脚踹在了他小腹上,借着这股力,直接把那鬼子手上的枪夺了过来,然后我把枪头一转,就着枪头挂着的刺刀,对着那鬼子的心脏扎了下去。  「哇——」  那黄衣鬼子挣扎了一会儿,全身就无力地瘫了下去。这……应该算是死了吧?我有些不知所措,这好像是我这辈子,不,两辈子以来第一次杀人,但是……似乎过程也挺简单,杀完人我心里也没什么太大的负担。也许,是因为我杀的是个来犯华夏的日本人?  我正想着这尸体该怎么办的时候,我的身前传来了阵阵拍手的声音。我抬头看去,居然是之前那个穿着袄裙装的女人,紫色上衣,黑色下裙,身材火辣却浑身上下都透着神秘的她正一脸轻蔑地看着我,嘴角止不住地上扬,两只手一下一下地鼓着掌。她看着我,带点慵懒的说道:  「不错,真是不错,凭你一个区区支那人,能不用军械,杀我大日本帝国的一位士兵,你还真是不错。」  「不过嘛……你也到此为止了!」  我只觉得呼的一下,那女人的语调就从懒散变为了利刃一般的尖锐。随着她的话说完,那女人身后走出来了十几个带着猪耳朵帽的日本军人,个个都手持步枪,恶狠狠地看着我。  「他妈的,我就到此为止了?」  我低声对我自己嘟囔着,开始觉得自己好不容易穿越一次的人生就要结束了。晦气,还是他妈的晦气,看见这女的就觉得晦气。我脑子里骂着晦气,身上倒没有动作,那女人看我站着不动,声音又变得慵懒起来:  「哼哼哼,你这个支那人还挺会撑的,我来到你们支那这么长时间,你是第一个看见我还不害怕的支那人。怎么?你就不怕我吗?」  他妈的,哪来这么多屁话,虽然说我觉得自己的命运已经定下来了,但是嘴上不能输呀!我返声骂道:  「操你妈的小日本!哪来那么多屁话,你爹我一个人干你们一群!」  草……说起来我从来没对着一群人这么骂过街,毕竟自己活在法治社会久了,骂人都没经验了……  不过我面前的女人神色却严肃了起来,柳眉皱起,对我质问道:  「呵,又是一个嘴硬的,不过我看,你还是个雏吧?不知道我是谁,更没跟我打过交道,这才一脸无所畏惧的样子,哼,无知的支那人。」  虽然说我现在一头黑线外加满肚子火气,但是这女的确实说对了一件事——我确实是个雏,而且是个刚来这个世界没俩小时的雏。  「哼,我就让你死之前长长眼好了。记住了,支那人,我叫真岛芳子,大日本帝国对华夏情报总长!」  嗯……我好像对这个女人有印象。她是这个时代日本在华夏的特务头子,当然,她说的情报总长也没错。无论怎么样一个说法,她就是日本在华夏的一块钉死的钉子。这人其实自幼就被送到华夏成长,行为举止言行神态都已经与华夏人无异,对华夏的掌控程度甚至能够高过绝大多那时华夏只顾敛财的官员,再加上这女人对人心的把控与神鬼莫测的布局,都让她成了华夏最为棘手的一个对手。  可是,这他妈跟我又有什么关系,今天就要死了,我还在乎是谁杀的我?我一点迟疑都没有,直接开始了反击。  「他妈的,老子管你是谁,有本事就来打死你爹我!」  那女人见我一点投降的欲望都没有,甚至出口成脏,也就被消磨完了嘴上劝降的耐心。她对身边的日本兵挥了挥手,说道:  「你们去搜其他人,我来收拾他。」  好像哪里不对?是了,我怎么能听得懂这些日本人之间的对话的?我甚至觉得这就跟汉语对我来说是一样的,我能轻松无障碍地听、说、读、写日语。这是为什么?  那女人身边的日本兵听令,成队往我身后搜索而去。很快,这条小巷就只剩下了我跟那个叫真岛芳子的女人。  那女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个耳塞一样的东西,在手上晃了晃,对我说道:  「支那人,这个呢,是我们大日本帝国专用于情报系统的通讯器,小巧,方便,不易发现,轻松做到方圆十里以内通讯,我们这些弄情报的人最喜欢了。但是,现在这个东西只有一个作用,那就是……」  「当我的手下抓到你的同伙以后,你那些落网的支那同伙一定会发出很悦耳、很动听的叫声的……呵呵呵呵,你不想欣赏一下么?」  「或者,我呢,作为大日本帝国的情报总长,慷慨地送你一次改过自新的机会,只要你现在跪在我脚底下,告诉我你还在藏匿的同伙的位置,然后大声宣布你投靠我们大日本帝国,就此脱离你跟支那的关系。我就考虑……让你不享受你那帮同伙的待遇,怎么样?」  那个叫真岛芳子的女人左手环胸,右手拿着那个通讯器晃动着,两条长腿交叉放着,一脸嘲讽地看着我,似乎已经在等着我向她跪地求饶了。  他奶奶的,想都别想。我喘着粗气,身上知冒汗,一是因为刚才跑了许久,现在亢奋期一过,那种疲惫的感觉涌了上来,二则是因为面前这个女魔头带来的压迫力实在是太大了,我已经隐隐有些喘不上气了。但是,但是,要我跪地求饶?门儿都不会有!  「他妈的,你这个日本贱货,哪来这么多话,你爹我就站在这,我看你能对我怎么样!」  额……果然没骂过人,吃了没经验的亏,我怎么感觉这句话出去我的气势不增反降呢?  不过面前的真岛芳子可没有嘲笑我的意思,她的面色终于完全冷了下来,右手轻轻一晃,那个小型通讯器就不知道被她藏到了哪里去。然后她交叉放着的两腿重新站直,整个人身体都挺了起来,巨乳显得无比晃眼。然后她左脚在地下一蹬,整个人就向我冲了过来!  操!我想起来了,这女人从小接受日本人的杀人训练,全身上下都是杀人的功夫,这一下子让她向我冲过来,我怎么办?!娘的,也没别的办法,拼他妈的!  真岛芳子对着我的身子不停地发动着进攻,太阳穴、小腹、人中,人体所有要害都在她的攻击范围以内,而我只能凭借本能左挡右挡,被她一路逼到了小巷里的一个墙角。  「哼,支那废物,还想抵抗?现在就跪下,喊三声大日本帝国万岁,我就只废掉你头部以下的地方,让你能好好欣赏支那被大日本帝国征服的全过程哦~」  你妈的,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娘们儿还没完了是吧?我被真岛芳子给激到了,也不管自己正处于劣势,挥舞着王八拳就对着她冲了过去。当然,我也知道自己实力远逊色于这个女人,我只能选择最下流,最不要脸的打法才行——不拿拳头硬碰硬,用辱骂、口水甚至是撕扯的方法,竭尽全力地争取不让这女人舒服应战。  「呲啦——」  在我不顾一切的攻击下,我面前的真岛芳子终于被我……撕坏了衣服……好吧其实能对她造成一些损伤就已经很出乎我意料了,她可是浸淫杀人之道多年的特务头子,日本插在华夏最为阴险的一枚钉子,我这个只会打王八拳的怎么可能打得过她。于是在成功扯坏她的袄裙,让她上下身衣裳都露出来相当大的缺口以后,我成功被她抓住破绽,用手猛地一扯就把我带的重心不稳,顺便还把我那身布制上衣给带了个粉碎,再一脚踹到我的小腹上,剧烈的疼痛感让我直接失去了战斗力,躺倒在地上爬不起来。  「啊……」  我裸着上半身就直接摔倒了地上,全身上下传来的剧痛让我连说话都费力,只能发出吃疼的哼哼声。  当然,如果只看外表,站在我面前的真岛芳子也不比我好到哪里去。她上下身的衣服都被我给扯烂了,露出里面镂空的黑色蕾丝内衣……嗯?那时候的日本有这么先进么?胸罩内裤配齐了也就算了,居然还是黑色镂空的蕾丝……  不过真岛芳子不在乎自己的春光被人看遍,她很确信这条巷子不会有人来,当然,如果有人来了她也不介意让那个乱跑的人少两只眼睛。她抬起脚踩在我身上,力度之大让我连动都没法动,然后恶狠狠地对我说:  「支那猪,现在还敢反抗么?你要是再……吸吸……怎么……你这支那猪身上怎么……好重的味道……吸——啊……」  「支……支那猪,你要是还有下次,我……我就……唔——」  估计这女人没想到我身上汗臭味这么重吧?也得理解一下吧?一路担惊受怕,跑了那么久还跟这个女魔头打了一架,我不出汗谁出汗?这女的还好死不死把我上衣扯烂了,一身汗臭更没法遮。我不在乎真岛芳子的感受,直接回骂到:  「妈的,老子打不过你,你要杀要剐随便!但是你要是觉得我会为你这种人卖命,我呸!」  说着,我对着真岛芳子那张长得着实迷人的俏脸吐了口口水,妈的,再漂亮也得做个人吧?这种女人,手上沾满鲜血,我怎么样吐她口水都不为过!  我没想到,我这口口水,居然正好吐到这女魔头的唇边,她那鲜艳的红唇旁就这样粘上了一大坨我的口水。操,真是解气!不过……妈的,之前不吐她口水她都把我打得半死,现在我来这么一下……哎,别了哟我的穿越人生!  想着,我就有些认命的瘫了下来,默默地看着天空,觉得现在这天也挺蓝的,挺漂亮,能看着这天空去死也挺好。  「唔……呲溜~哈啊……咕咚……呕——」  嗯?怎么等了这么久我还没死?我又把目光对向了真岛芳子,却发现这女的正两眼呆滞,嘴唇禁闭,唇边我吐上去的一口浓痰已经不见踪影,她的喉咙里不知道还在吞咽着什么东西……这是怎么了?我还发现,这女的身下,蕾丝内衣里的小屄显然已经分泌出了不少淫液,我已经能看见晶莹剔透的液体正从她内裤下滴落了。  好一会儿,这个女魔头的目光才正常了回来,她看着我,脸色潮红地说道:  「支……支那……支那哥哥,你要不要再……」  「呲啦呲啦——」  真岛芳子身上的通讯器似乎被接通了,里面传来了一个日本兵叽里呱啦的日语:  「真岛殿下,我们已经抓到了那几个支那特务,等候殿下的发落,还有……」  真岛芳子似乎很不喜欢自己说话的时候有人打扰,她的脸色刹那间就阴冷了下来,再就是出奇的愤怒,她把通讯器拿到嘴边,用日语凶恶地对那边怒吼道:  「你们这帮蠢猪!区区几个支那特务落网也敢打扰我?!你们下次是不是连走了两步路都要找我领赏啊?!要是下次再拿这种小事情烦我,你们就带着你们上峰一起,剖腹自杀!」  说完,她收拾了一下自己脸上的表情,把脸色尽可能调整的温和与柔软一些,对着我问道:  「这位支那哥哥,要不要再考虑一……」  「呲啦呲啦——」  真岛芳子刚收拾好的表情,又变得狰狞起来。她知道又要有人来打搅她了。  「真岛殿下,总司来了一位尊贵的客人,是京都来的,希望殿下能尽快回来一趟。」  真岛芳子尽可能地让自己的语调变得平和,回复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让那位客人多等一下,我要处理……要处理一下尾巴。」  说完,真岛芳子在通讯器上面按了一下,是把通讯器给关了么?我不清楚。但我清楚的是,面前的女魔头一脚踩在我肚子上,但胯下流出的晶莹液体正一滴一滴地滴在我的裤裆处,火辣的身材,裸露的美肉,充满挑逗感的内衣,这样香艳的场景让我即便处于生死之际也有了想要干女人的冲动,结果就是……我的鸡巴已经慢慢地硬起来了。  「好了呢,这位支那哥哥,没人会来打扰我了~我再问你一遍哦,要不要考虑加入……诶?」  真岛芳子发现了我的不对劲,她赶忙向身下看去,却发现她的胯下,自己小屄正对着的地方,我的裆部已经隆起了一大块,里面的鸡巴正隐约可见地对着她流水的淫屄……  「这……」  真岛芳子只思索了一小会儿,就开始了行动,想打死我么?我好奇地想着,不过很快就发现自己想错了。真岛芳子迅速脱掉穿在脚上的高跟鞋,随意地把鞋子丢在一边,露出来里面的肉色丝袜脚,然后把肉丝脚……直接踩在了我隆起的裆部!而且,与之前踩得我没法动弹的力道不一样,这一脚,与其说是踩,不如说是摩挲,不如说是按摩,丝滑柔软的美足,在我的裆部轻微摩擦着,虽然隔着裤子,但我还是能感受到这女魔头脚上传来的柔软触感……  「嘶——啊……」  似乎是单纯用脚摩挲我的鸡巴已经无法让面前的女人满足了,这个手段残忍的女魔头,干脆直接把自己身上残破的外衣都扯了下来,只留下了蕾丝的内衣,然后二话不说,直接跪了下来!边跪还边用手在我的裆部摸索了好一会儿,终于把我的鸡巴从裤裆里解放了出来。  顺便说一下,无论是我穿越前还是穿越后,我的尺寸都算大的,二十多公分的长度,龟头有如鸡蛋一般,最重要的是,我这小兄弟勃起以后,出奇的坚硬,说它是一根铁棒都不算过分。  我的鸡巴早就在裤裆里忍耐多时了,坚硬如铁的大鸡巴腾地一下跳了出来,直接甩到了面前这个女魔头脸上,直拍的她娇吟连连。粗长!坚硬!火热!甚至还有一股浓厚的味道扑进她的鼻孔,几乎是转瞬之间,这个日本美女特务头子的双眼酒蒙上了一层水雾,不知道兴奋还是喜爱亦或是二者兼具的情绪让她的眼光被眼前的鸡巴死死吸住,无法自拔。  「啊啊啊……支那人……不是……华夏男人的鸡巴怎么……怎么这么大呀~光是……光是看两眼就……看得人家的日本屄淫水四射了呢~」  看见这女魔头着迷的贱样,我拿手甩动着自己的鸡巴,在这女魔头脸上使劲扇来扇去,一边羞辱着这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一边还享受着这女人精致的脸庞上传来的柔软触感。  「日本小贱货!看见你爸爸我的鸡巴就发情了是吧?还不快点过来吸老子鸡巴!」  我对这个发情的女魔头一点怜惜都不会有,一边拿鸡巴扇她的脸一边在言语上羞辱着她。  没成想,这个女魔头居然真的听话的动了起来。她轻启那鲜艳的红唇,一口就吻在了我鸡巴的根部,然后再把嘴一张,从龟头往下,整根鸡巴都被这女人跟含了进去!  我操!好他妈爽!这女魔头平时杀了不少人,怎么连给男人舔鸡巴的本事都这么强,她的口腔里带些温热,灵巧的舌头绕着我的鸡巴打着转,一点也不在乎上面多日没有清洗而沾上的恶臭与污垢。  「啊……真他妈爽,对,舌头给老子好好舔,呼……好你个日本美女特务头子,搞情报厉害也就算了,给敌国男人舔鸡巴也这么厉害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妈的,老子肏烂你的嘴穴!」  说完,我也不管现在女上男下,真岛芳子占尽优势的体位。我一把按住身上日本美女的后脑,打算直接把她的嘴穴当成飞机杯,好好的套弄一下。可我的手刚一按到她的头上,这个日本的美女特务就意识到了不对,她的美眸抬起,带了几分讶异与质问的情绪,直视着我的眼睛,似乎如果我的手有任何异动,她就会毫不犹疑地杀了我。  操……失算了,就是这女的再怎么发情,她也是日本的头号特务,甚至有可能,她也是头号杀手。我这个没有接受过任何训练的小弱鸡,她要是想杀我,可能还真比杀鸡轻松的多。我的手有些僵住,按在这美女特务脑后不敢动。  「呵……」  我好像听见,身上的美女特务真岛芳子,嘴里发出了一声轻笑声?可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做出来了一个让我始料不及的举动——她先是吐出了嘴里的鸡巴,把身子直了起来,头跟我的鸡巴齐平,再整理了一下散在自己脸前的黑发,然后……狠狠地用嘴包住了我的龟头,如同脱水的人遇上大瓶矿泉水一样,用嘴死命吮吸着我的龟头!不仅如此,她边吸着我的鸡巴,边让自己的臻首飞速上下摇动,好让我的鸡巴能享受到来自她嘴穴的套弄!  「哦……好他妈爽……对,就这样!妈的你这个条日本母狗!跟老子装什么清高!老子拿你的头当飞机杯是看得起你!居然还敢瞪老子一眼?看老子不操烂你的嘴!」  我按在真岛芳子头上的手开始用力,而且是用上全力!她自己的动作,配上我手上给的力气,让我的鸡巴每次都能顶到这美女的食道里!一次次进出让我的鸡巴感受到了溢于言表的快感,当然,代价就是被我当成飞机杯一样肏着的美女特工,眼睛已经渐渐泛白,嘴里不断发出干呕的声音,人已经要被鸡巴肏到失去意识了。  「他妈的骚逼,喉咙吸的真紧!不行,妈的忍不住了!」  我被身下传来的一波波快感刺激到,感觉自己正要精关失守,连忙喘气平复心情,同时身下动作也轻了一些,缓解一下美女特工嘴穴对我鸡巴的刺激。妈的,不能随便射给这个母狗!不过饶是如此,我的鸡巴还是射了一波先走液到真岛芳子的喉咙里。  「呕——咳咳咳咳……」  即便只是一波先走液,也刺激得这美女特务咳嗽连连,眼睛里更是已经流出了泪水,显然是被刚才无比剧烈的运动以及直射入她食道的先走液给折腾得喘不过气来。正在她不停喘气咳嗽,回复自己力气的时候,我直接从她身下挣脱了出来,我直接站起,巨大的鸡巴正对着跪在地上地美女特务的脸,一把扯住这美女特务,把她拉向巷子里的那堵墙。  「诶?不要……好哥哥别这样扯妹妹……疼……」  被我扯在地上拖行的美女特工不停地哀求着我,之前浑身的杀招仿佛已经被她忘记了,现在只剩下软弱和求饶。  「啪嗒。」  我一把就把这个美女特务甩在墙边,让她靠着墙跪下,而我笔直地站在她面前,刚射过先走液的鸡巴仍然坚挺,马眼正对着美女特务的眼睛,示威一般地让鸡巴跳动起来。  「看你妈看!日本贱货!看见华夏男人鸡巴该做什么不知道嘛?!」  「啪!」  我愤怒地训斥着真岛芳子,看她没什么动静,我直接伸出手在她脸上打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直接把面前的美女特务精致的脸庞打出了一个红色手印。  真岛芳子显然非常惊讶,她吃惊于我这个被她揍得还不了手的华夏人,居然转眼之间就掌握了主动权,更过分的是,她这个大日本帝国的情报总长,居然还被一个支那人给打了一巴掌!她一手抚着脸上的红色手印,一边拿眼睛直视着我,怒火不言而喻。  「妈的,你这个贱逼还敢愣着!」  我看着跪在面前的真岛芳子,开始拿鸡巴使劲扇着她的脸,时不时还要拿鸡巴在她的嘴和鼻子附近扫动,让自己鸡巴的味道冲到这女人的脑袋里!他妈的,就算自己今天真被这女人打死了,那自己也是让她闻着自己鸡巴的味道死的,死得其所!  可是不知道是我的动作粗野得出乎真岛芳子的预料,还是说她就是喜欢被人拿鸡巴羞辱。这个女人眼里的怒火,在我的鸡巴围着她的嘴巴跟鼻子转了几圈之后,就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她对我这根鸡巴目不转睛的凝视与满满的爱意。丝毫不在乎她那一身高超的武功,只要抬抬手就能把我杀掉。  「对不起……芳子知错了~哈唔~呕!嗯……芳子这条日本犬,应该第一时间跪在华夏男人的鸡巴前面~嗯!嗯!呲——哈啊啊~芳子要当华夏男人的鸡巴套子,好好让华夏哥哥爽呢呕呕呕呕——」  美女特务轻车熟路地边做着淫荡的告白一边把我的鸡巴吞到了嘴里。她喉咙里传来了一阵阵剧烈的吸力,舌头还不停地在我的龟头上打转,不时地还要扫过马眼。我的鸡巴上那腥臭的味道刺激得这美女特务白眼连连,我也被她熟练的技巧、下贱的姿态给刺激得不停呻吟,手按着美女特务的头前后摆动,让鸡巴跟大脑都享受着如浪一般的快感。  就在我和真岛芳子都快达到极限的时候,我们俩又听见了那个熟悉的「呲啦呲啦」声,又是她的通讯器。我本以为已经被她丢掉的东西现在又出现在了她的手里。美女特务不得已,吐出了嘴里美味的鸡巴,抬头向我嘟了嘟嘴,好像是对着我撒娇,让我原谅她的行为。紧接着,这美女特务头子就皱紧了眉头,接通了通讯器,冰冷地说道:  「你们这些蠢猪要是再拿一些鸡毛蒜皮的……诶?是绿郎殿下?」  面前的美女特务向我表演了一个标准的日剧变脸,语气从冰冷转为了热情。似乎通讯器那边是一位她相当熟悉,甚至是亲昵的人?  「啊哈哈~绿郎殿下您说笑了,下臣只是对华夏事物的情报官,您可是下一代天皇,人家怎么能当您的长辈呢诶?」  对那边是哪个日本鬼子一点兴趣都没有,我更想让自己的鸡巴接着舒服。所以我也不管正在跟通讯器那边对话的真岛芳子有多不情愿,我直接把自己还坚挺的鸡巴顶到了她的嘴边,引得她惊讶的叫了一声。不过特务头子就是特务头子,只惊叫了一声就控制住了自己,目光在鸡巴与通讯器那里来回转动了好几轮,终于下定决心,张嘴一口把我的鸡巴给含了进去。妈的,这美女的嘴真是爽啊~  「唔……啊?绿郎殿下?人家没怎么啦~就是呕!唔!哈……就是在处理支那的一些呕!」  妈的,这女的当着我的面,一边吸我的鸡巴一边还敢说支那?我二话不说,腰部用力一顶,让这女特务直接干呕了起来。我看你还敢瞎几把说话不?  真岛芳子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愤怒,知道自己说错了话,一边对我抛着媚眼,安抚着我的情绪,一边伸出自己右手,在我的大鸡巴上揉动着,想要通过这种方式让我的鸡巴安稳下来。另一边左手拿着通讯器,嘴里边爱扶着我的鸡巴,边跟通讯器那边的人说着话。  「嗯?拆卜四啊,任佳县载崽……」  「呲——哈啊~不是啦绿郎桑,我现在在支……华夏的浦东啦,啊唔……噗呲!啵!哈~这里很好呢~都快比得上我们京都了~」  「嗯~你真大~嘿嘿嘿~啊……啊?什么叫浦东不可能比得上京都啊?绿郎桑,固步自封是不对的,只要你来华夏转两圈,你就不会怀疑我说的话了呢唔!」  「嗯!嗯!嗯!嘶啊~啊?人家在干什么?人……人家在吃华夏大肉棒啊~什么?你不知道这是什么?哈哈哈哈哈哈哈!人家告诉你,华夏大肉棒就是一根又粗……又长……味道还很香浓的鸡……啊,是吃的,吃,吃起来还会喷白色汁液,能让所有日本女性都上瘾呢,呵呵呵呵~」  真岛芳子说到上瘾两个字,还特意向我抛了个媚眼,嘴角那副讥讽的笑意不知多明显。然后用嘴对准我的龟头,狠狠地开始吸吮了起来。  「嗯?日本有没有肉棒?哈哈哈,当然有了,但是……唔!唔!唔……哈啊~日本肉棒又小又细,连……连汁液都没有华夏肉棒的味道好,呵呵呵呵,所以……你别再顶我了……诶……啊,我是说,所以日本肉棒还不如没有呢~哈哈哈哈哈。」  操,边对我的鸡巴上瘾边作贱自己国家的人,真他妈是个骚货!我被这美女特务的贱样给刺激到了,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势,然后欺身上前,两只手抱住她的头,鸡巴顶在她的喉咙里,腰身开始飞速耸动起来。  「呕——嗯!嗯!嗯!嗯!绿郎桑……人家要呕!啊!啊!要吃华夏肉棒去了!哦!人家要被华夏肉棒口……口爆了!人家要被华夏肉棒灌精了哦哦哦哦哦哦哦!」  她一边说着,我一边飞速冲刺着,鸡巴将这个美女特务的嘴当成飞机杯套弄,这美女特务也在口腔里不停地用力吮吸着,两边脸颊也因此陷下去不少,整个人全力以赴地服侍着我的大鸡巴。至于通讯器那边那个叫绿郎的日本鬼子?反正老子不在乎,出了事也不是我管,所以肏自己的就好。  「来了!接好老子的精液你这条母狗!射了!」  随着射精的快感直冲我的大脑,我的精关终于打开,忍耐了不知道多久的浓精从马眼里喷射到了真岛芳子的口腔里,这美女特务甚至下意识地用手抚摸着我的睾丸,希冀着我能够射得更多一些。  「唔——呕——」  被一根二十多公分的大鸡巴顶到食道,绕是真岛芳子这样杀人无数的魔头也没法承受。随着我的精液一波一波地灌进她的食道里,她的眼睛开始泛白,喉咙里开始干呕,被我射进去的精液甚至开始从她的鼻子里流出来,更让我惊讶的是,这女特务的下体居然直接喷出了不少淫水,一阵又一阵的喷射打湿了她下面的蕾丝内裤,也让她身下的砖块上有了不小的水渍。  「啊——真他妈的爽快,你这顶级特务的嘴就是他妈的好用,哈哈哈。」  我射了快五分钟,确定鸡巴里没有多的精液喷出来以后,我把自己的鸡巴从这个美女特务的嘴里拔了出来。看着这个日本特务头子舌头外翻,两眼泛白的样子,我却一点都不高兴。废话,今天能射这个女魔头嘴里面一次,她还能让自己射第二次不成?自己刚射完,跑都没力气跑,只要等这个女魔头喘过气来,自己还是必死的局面。想到这里,我也懒得挣扎,干脆一屁股坐到真岛芳子身边,静静地等着自己最后的结局。  「额……嗯~舒服……嗯?」  没一会儿,旁边的美女特务苏醒了过来,果然,她一醒来就直接把我掀翻到地上。她坐在我的肚子上,两条丝袜腿踩在我脸上,厉声说道:  「好你个支那猪,没看见我在跟绿郎说话么?!居然敢那么粗鲁地拿鸡巴肏我的嘴,要不是我反应快切断了通讯,被绿郎发现我和你……你就是被凌迟处死也不为过!」  「他妈的,你个骚逼!你自己勾引老子居然还敢怪我?!真他妈……哇!」  我恶狠狠地想要反击,可话刚说一半就被着美女特务侧踢在脑门的一脚给打断了。果然是个杀人如麻的魔头,出手真他妈的狠。  「哼!支那猪,话还真多。」  真岛芳子站起身来,不管在地上捂着头喊疼的我,捡起了被她丢在一旁的小通讯器,然后对那边吩咐了起来:  「……对,封锁这条巷子的出入口,然后往里面送一套男式衣服一套女式衣服,对……你问那么多干什么?做就是了!还有……让来的人都机灵点,不该睁眼的时候,不许睁眼!不然……我把你和他的眼睛一起挖出来,拿去喂狗!」  ……  我站在浦东一间豪华酒店里,说是酒店,其实是日本特务们的一间情报中转站。我身上穿好了新衣裳,日式的,穿着很不习惯。但是鉴于我的旧衣服已经在打斗中被撕烂,真岛芳子这个美女特务头子又站在我身边虎视眈眈,我很自觉地选择了闭嘴不说话。  「把这个支那人,带到指挥所里关起来!我要在那里,见到他安然无恙,知道吗!」  「嗨!」  真岛芳子对着我身边三个戴猪耳朵帽的日本兵吩咐着,那三个日本兵接到命令,猛地一点头,然后两个人扯着我的左右手,一人抄起枪托就对着我后脑狠狠地来了一下。  「哇!」  我眼前一黑,马上身子就软了下去,身边那俩扯着我的日本兵提着我不让我倒下,然后拖着我往前走着。  「你们几个干什么?!」  迷糊中听见一个女人震怒的责问声,是真岛芳子的声音。  「我说的是安然无恙,你们居然直接把这个支那人打昏了?要是他出了什么问题,你们付得起责任么?!」  「但是……真岛殿下,这个支那人只是昏过去了,到了指挥所,醒了就……」  「真是一群猪脑袋,滚!给我全部滚出去!把这个支那人丢去我房间,然后全部都滚出去!」  「嗨!」  我迷迷糊糊地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大床上,真岛芳子站在床边,正拿着通讯器在吩咐着什么:  「是,就是之前那三个士兵,对,全部除掉!」  我又迷迷糊糊地闭上眼。  等我再清醒过来,天已经漆黑了,我依然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下意识地翻了个身,然后吃惊地发现,我的身旁,居然还躺着只穿了黑色内衣的真岛芳子!而且,她居然还是醒着的!  发现我醒来,真岛芳子立马翻身坐在了我身上,我想到之前的遭遇,马上想要大喊:  「你这……」  我声音还没有发出来,身上的真岛芳子就伸手把我的嘴捂住了,随之而来的,我还感觉到自己的脖子被什么东西给绕上了……  「好了~支那……啊不,华夏好哥哥~之前对你不敬的那几个不长脑袋的日本猪,已经被我清理掉了呢~好哥哥就先消消气,听妹妹把话说完,好吗?」  「你现在在大日本帝国最精锐的特工的保护下,很安全呢~」  「所以,只要你别激动,别让其他的日本猪发现……嗯……你和我……以外,你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呢~」  操,我觉得自己的命运被一个日本人给握住了,真是不爽。  「那你他妈跟我说,我以后就只能待在这个鬼地方?待在你屁股后面?」  「当然不是了~哥哥现在的身份是大日本帝国的在华侨民,平常的那些穿军装的日本猪头,根本不能碰哥哥一下呢~」  妈的,不还是一样要当人下人,连皮都换了。  「如果哥哥嫌这个身份不够尊贵的话,明天上杉家的女主人要来我这里商讨对华夏倾销商品的事宜,我可以到那时去跟她说一下,让哥哥去当哪个公司的股东也不是不行呢~呵呵呵呵。」  妈的,当个财阀的股东也不咋地,但是比我这什么狗屁侨民的身份好多了。  「哼,这还差不多。但是老子要当个华夏公司的股东,也不能让老子把皮变成日本皮。」  真岛芳子躺倒在我的身边,脸上露出一抹转瞬即逝的失望,但是马上又恢复如初。她把手慢慢地摸向我的裤裆,纤手找到了我的鸡巴,握住根部轻轻地套弄起来。真岛芳子身上的香气冲向我的鼻孔,那一身镂空蕾丝的内衣也让她显得性感得不行,在这三重刺激下,我的鸡巴很快就挺立了起来,滚烫又坚硬,握着鸡巴的真岛芳子脸上已经开始有了红霞。  「好哥哥~人家都帮哥哥做这么多事了,哥哥也帮一下人家嘛……」  美女特务把我的衣服脱下,再跪倒在床上,浑圆的屁股对着我撅起,早先的那个心狠手辣的形象转眼间就崩塌得一干二净。洁白无毛的阴户,水流不止的小屄,都在欢迎着我的鸡巴。  「好哥哥~我的华夏好哥哥,把你的大鸡巴,捅到我这个日本母狗的浪屄里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