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我在东莞开鸡店那几年(1-6)
(一)  2006年,我老婆的姐姐叫我和我老婆去东莞塘厦的一个地方,说是那边有一个店面要盘出去,价格还算合理,于是我和我老婆一起坐车从老家来到了东莞。  来了以后,我的大姨子姐和我老婆才告诉我实情,原来开的这个店是我印象裡的「鸡店」,也就是平常我知道的那种小姐卖淫的地方。  对于我这个从小老实的好学生来说,一下子有点蒙圈,但是既然来了,我大姨子姐又安排的很到位,开就开吧。  我大姨子姐在当地认识不少朋友,社会上的混混,派出所的警察。这裡说一下,那几年东莞的警察就那麽回事,只要你按月上供,他们都是睁一隻眼闭一隻眼的,如果有什麽风吹草动,他们会让当地的治安队,也就是地头蛇告诉你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嘛。  和一些社会上的混混喝了几次酒以后,因为我的性格,也认识了几个当地的朋友,我是退伍兵,他们很欣赏这一点,总觉得当过兵的很能打,于是很快接纳了我。  其中有一个叫斌子的,也是开这种店的。  东莞那几年,到处都是这样的店,外面挂著美容美发的牌子,裡面装饰的也和正常的小理髮店没什麽区别,但是坐在沙发椅子上的都是浓妆豔抹的妹子,衣著暴露,就算不是内行人也明白是做什麽的。这种店,是东莞色情业最基础的组成,后面我会细说。  斌子叫我去了他店子去玩,说是你既然是老闆,总要有些事情知道的,管理店是你老婆的事情,总不能你什麽都不知道。我想想也是,于是去了他店子裡。  他的店子是个三十几个平方的临街店舖。外面霓虹灯牌子装饰的几个大字,格调美容美发,远远看上去还真像那麽回事。  进了门,沙发上,美容镜前的椅子上零零散散坐了七八个女孩子,穿著都很清凉,年龄差不多都在十几岁到二十岁左右。我扫了一眼,有三个长的还可以,特别是其中一个梳著马尾,穿小吊带背心,短裤的女孩子,五分制能打四分吧。  生的很秀丽,鹅蛋脸,大眼睛,一眼看上去很有几分像范冰冰的感觉。  「老闆。」  看见斌子进来,那些女孩子都站起来了。  斌子随意点了点头:「我今天带著我朋友来看看,让他瞭解下,他要是看中了你们中的一个,那你们就给他做个全套,明白吗?我这朋友可是北方壮汉,当过兵的,保证能干的你们舒坦了。」  我听了这话还有点脸红,但是那些女孩子们却是一下兴奋起来,有几个还围了上来。  「北方的?还是兵哥哥呢。」  「哇,长的有点小帅啊。」  「骚货,怎麽?痒了?」  「我是痒了?你不痒?」  斌子笑道:「兄弟,别理她们,和我说,看上哪个了?」  我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阵势,一时有些蒙,也有些脸红,这就是传说中的嫖娼啊,我他妈哪裡遇见过,但是这个时候也不能露怯,于是指了下刚才那个像范冰冰的女孩子:「就她吧。」  「哈哈,就知道你会挑她,香香可是我们这裡的红人,而且是大奶妹哦。」  斌子笑道,转头对那个女孩子说,「香香,带著白哥去咱们那个房子。」  东莞各个地方上的这种鸡店都是这种模式,小姐们在店子裡等生意,一旦来了生意,绝对不会在店子裡做,一来没有那麽多地方,二来也不安全,他们都是在附近的地方随便找个钟点房,有些的则是长期租一间,当然也有客人提前租好了的。钟点房这种住宿地一般都在各种密密麻麻的楼上,隐秘的很。  那个叫香香的女孩子笑著站起来,然后走到我身边:「白哥,我们分开走,你走在我后面,源发住宿三楼308。」  我点了点头,和斌子说道:「那我去了。」  「兄弟,哥哥今天给你开荤,你要是想玩,玩上一天都行。」斌子大笑道,「真没想到你小子从来还没找过小姐。」  我脸一热,没有说话,跟著香香出了店门。  绕过弯弯曲曲的街道,我来到了香香口中说的那个308房间。  我敲了敲门,门开了,香香那张俏丽的脸露出来:「白哥,进来吧。」  这种房间都是租给附近的打工仔,单人或者夫妻的,所以都不是很大,一个卫生间,一个厨房,一个单间加起来也就是十几平,一般都是进门就是床,靠近窗子那边的就是厨房和卫生间。这一间有点区别,卧室没有直接对著走廊,可能斌子他们也是看中了这点。  我一进去,香香就抱住了我的腰,然后抬起俏脸,两隻大眼睛看著我笑道:「白哥真的从来没有出来玩过?」  这丫头很有料,身材前凸后翘,这一抱住我,波涛汹涌的两个奶子马上挤到了我胸前,感受到那种异样的柔软,加上她身上传来的那种特有的香味,我虽然不是初哥,但是找小姐毕竟是第一次,一下子就有了反应。  香香感觉到了我下身的变化,吃吃笑著,伸手向下摸去,一边摸一边道:「想不到白哥这麽快就有反应了。」  她的手伸进了我的大短裤裡,直接掀开内裤抓住了我的肉棒,一下吃了一惊:「这麽大?」  自己的下身被一个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温软的小手抓住,我一下呼吸急促起来,抱起香香就向裡面的房间走去。  走到床边,把香香放到那张直接放在地上的席梦思垫子上,我就扑了上去。  这种垫子直接放在地面上,不管上面有多大的剧烈活动,都不会发出太响的声音。  抓住香香的吊带小背心直接推了上去,露出她上身雪白的皮肤,这丫头保养的相当不错。  胸前一对木瓜般的奶子被白色蕾丝胸罩遮住了半个,却将这两个宝贝挤在一起,露出的半个更是惹火,深深的乳沟让人想一头扎进去。  我喘著粗气,粗暴地将乳罩也推了上去,香香的两个大奶子去掉了束缚,一下子跳了出来,白嫩如玉,挺拔如山,上面两颗暗红色的小葡萄翘著。  我眼中的世界裡此时只有这两个尤物了,抓起其中一个就开始吸吮亲吻起来。  香香两条玉臂搂住我的脖子,腻声道:「白哥,别急嘛,老闆都说了,你想玩多长时间都可以,人家今天一天都是你的。」  我没有说话,在她胸前,脖子,脸上胡乱地亲吻著,另一隻手伸下去,直接探进了她的小短裤裡。  平坦的小腹下面是一片芳草地,再往下探就到了那片柔嫩处。  香香已经湿了,看起来她也情动了,随著我在她下身肆虐的动作,眼神迷离地轻轻喘息起来:「白哥,亲我,亲我。」  我把吊带小背心和乳罩从她头上脱下来,那隻手继续伸进她短裤裡乱摸,另一隻手搂住了她的脖子,吻住香香那张樱桃小嘴,吸允起来。  网上很多传言,说什麽做小姐的不会让你亲嘴,因为那是留给她男朋友的,狗屁,那是因为她看不上你。看上你了,随便你怎麽做,小嘴随便你,难道吹箫就不用嘴了?  光是摸当然不过瘾,我的两根手指直接探进了香香的小穴裡,飞快地抽动起来。  香香的两条玉腿一下并紧,夹住了我的手,嘴巴发出呜呜的声音,但是因为被我亲著,没办法发出声音,坚持了一会儿,终于放鬆了双腿,任我动作。  香香表现的很清纯,后来我才知道,她是故意这样做的。  我终于放开了她的小嘴,但是右手依然还在她的内裤裡,手指快速地抽动著。  香香眼波如水,脸色娇红,叫出声来:「……恩……白哥……你……你太坏……了……」  我吸了她的乳头一下,然后来到双手抓住了她的超短裤一下扯了下来。  其实做小姐的很少穿裤子,一般都是裙子,裤子脱起来麻烦,远不如裙子,撩起来,把内裤往下一拉,就可以直接干,长驱直入了。  香香配合著我的动作,把自己的超短裤和小内裤退了下来。  此时她已经全身赤裸了。说实在的,女人完全脱光了我是不喜欢的,我总喜欢她们身上还留点什麽东西,当然这是后来养成的习惯。此时的我哪裡有那麽多的讲究,急衝冲地开始脱自己的衣服。  「白哥,我来。」香香从床上坐起来,很温柔地帮我把大短裤和内裤脱掉。  找过小姐的兄弟们都知道,愿意帮你脱裤子的,才是服务好的。  「白哥,你的鸡巴真大。」香香看著我的肉棒,然后帮我的小弟穿上雨衣。  不管是哪裡的小姐,好像说起男人的东西来,都是一个词,鸡巴,这种直接粗鲁的话更能激起男人的兽性。  「大吧?喜欢吗?」我此时也放的开了,大家都已经赤裸相对了嘛。  我的鸡巴一般般,有十七八公分吧。  香香点了点头,躺了下来。  我把她两条大长腿抗在肩膀上,然后用手扶著肉棒,对准那一处柔软的地方,用力一刺。  香香嘤咛一声,闭上眼睛,头微微往一边偏去。  这是我操的老婆之外第一个女人,进入之后,我先快速大力地抽动了十几下,解解渴,香香被开始的这几下搞的叫出声来,双手用力地抓著身下的被子。  舒服了以后,我开始慢慢抽插起来,我没有什麽九浅一深啊什麽的技巧,反正就是快速搞几下然后就来下狠的,感觉到湿湿热热的小穴吸的自己实在受不了的情况下,就慢一点。  香香被我这种玩法搞的很舒服,不断呻吟著,有时候我插的又快又猛的时候,她就两隻手死死地抓著我的胳膊,头用力向后仰去,一脸迷醉的表情。  在床上用这个姿势干了差不多十几分钟,我还是没什麽反应,生龙活虎地大力挺动著下身,香香却是受不了了。  「白……哥……咱们……哎……咱们去……卫生间……你从后……面……好不好……」  这种老汉推车后入的姿势我最喜欢,摸奶操逼两不误。  于是两人一起来到了卫生间,香香双手扶住窗沿,撅起了屁股。我这才发现,从这个窗户望下去,下面就是一条街道,街上来来往往很多人。  「怎麽样?刺激吧?」香香得意地回头抛了个媚眼。  「在哪裡你这小骚逼都要被我干。」人们在性交的时候总喜欢说点粗话,我也不例外。  香香手扶著窗,扭了扭屁股,嗲声道:「谁怕谁啊,有种你就干死我。」  这个时候还不上马就是傻子,我直接用手扶著鸡巴,从后面用力地刺了进去,香香被我大力的动作搞的脚尖一踮,啊呀地叫了一声,娇嗔道:「白哥,你轻点,玩了这麽长时间,你怎麽还跟没见过女人一样。」  我才不管那些,两隻手伸到前面,抓住香香两隻大奶子,下身不断地用力拱动著,我的肚皮撞在她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声音来。  我一用这种动作,就特别兴奋,动作基本上不停。  香香开始还是轻声的呻吟,后来慢慢声音开始高起来,再后来她被我的动作撞的站都站不稳,浪叫声也越来越酥媚入骨。  就这麽动作不停地玩了五六分钟,香香身体慢慢开始颤抖起来,声音裡也开始带了哭腔,我知道她就快要来了,没想到能把个小姐整出高潮来。我也是挺兴奋的,更加开始卖力。  突然,我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淋在我的龟头上,紧跟著怀裡的香香身体一抽一挺,就像痉挛一样来回动了几次,喉头裡发出无意识的叫声。  我知道是把这小丫头干的爽了,但是她爽了我还没,于是飞快地继续抽动起来。  香香已经没了力气,被我抱在怀裡,软绵绵地任我干著。  一边摸著柔软的两个奶子,一边操逼,滋味也不是盖的,几分钟后,我也终于嘶吼著射了精。  「白哥你得让我缓缓,你也太能操了。」香香软绵绵地靠在牆上,「我出来三年了,也就高潮过一次,这次遇见你,直接就把我干出来了。」  「行,那你和我说说这行的事情吧。」我点了一颗烟,慢慢吸著。                (二)  香香就那样没穿衣服,懒懒地靠在牆上,和我閒聊起来。  我也无所谓,反正火已经出了,和她聊聊也不错,总不能忘记了这次来的目的,于是我们就你一言我一语地开始说起来。  香香是东北人,去年来的东莞这边,她自己也说,走南闯北的总能遇见老乡,有些是真老乡,有些是假老乡,因为在嫖客的印象裡,东北的小姐都很能放的开,所以有些女孩子学上几句东北话,也冒充东北妹子。  也是从她的口中我才知道,原来在东莞这些小理髮店裡,妹子们不叫小姐,而是叫小妹,同样都是妓女的意思。关于为什麽要这样叫,我是想破了头也不明白。  香香说自己是一个人找到这边的,东莞底层这些色情业中,小妹(为了方便我叙述,以后就这样叫了,还原真实性)的来源有三种。  第一种是像香香这样的,单枪匹马,走南闯北,自己找各种地方,任何一个「鸡窝」都并不难找,电线杆子上贴的招公关助理就是一种,像各种足疗店,夜总会,酒店,你都可以去问。  这种小妹赚了钱除了老闆的提成之外,不用给任何人。得到的全是自己的。当然她们也没有人提供保护,一旦发生了什麽纠纷意外,全都要自己扛。所以这种独行侠都是三十六个转轴七十二个心眼,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  第二种的,是养小白脸的。是的,没错,是养小白脸的。这种小妹很可怜的,她们在东莞色情业底层中佔了很大比例。所谓的小白脸在这个行业中有一个称呼,叫做「妹仔头」「带妹」「白棍」,不一而足的称呼,反正都是这个意思。  这些小妹虽然都养小白脸,但是也分几种。第一种是心甘情愿的,其实最开始这些小白脸接触这些小妹的时候都是有目的的,开始装作谈恋爱,耍朋友,等到一段时间后就会直接和妹子摊牌,要她出来卖。心甘情愿这种的,基本上都是贪慕虚荣,花钱没够的,和小白脸一拍即合,于是找到店子,送进去。赚了的钱,小妹们会拿给小白脸一部分,多少就要看两人怎麽商量了。香香说斌子的店子裡有两个小妹就是这样的情况。  还有一种养小白脸的是不愿意的,这些小妹们都是第一次谈恋爱就被骗,小白脸和她们摊牌的时候不会直接说,会告诉她自己欠了多少多少钱,不还就如何如何的,再叫几个朋友帮著演场戏,就ok了。理由千奇百怪,办法各种各样。这些小妹都是涉世未深,很多都是第一次谈恋爱,爱极了男孩子,于是不愿意也就答应了。  不管愿意不愿意的,一个小白脸很少只有一个女孩子做小妹的,他们都会同时交往著几个,脚踏几隻船。小妹们不发现,一直维持下去,发现了,哄哄就过去了。  第三种的小妹最悲惨,她们基本上都是被骗来的,这裡面贵州云南那边的佔了很多(没有地域歧视,这两个地方的兄弟别怪,可能我瞭解的只有这麽多吧)。  控制这些女孩子的人,我们没有什麽特别的称呼,但是和第二种的小白脸差不多,不同的是这些人是直接控制小白脸。他们把女孩子骗来后,先是威逼利诱,然后就是毒打,这些人手裡的小妹们一般没见过什麽世面,几次后就怕了,加上小白脸的劝解,乖乖就范。  这些人手裡的小妹一般都是些不错的货色,姿色身材都可以。但是一般情况下我们这些做鸡店的都很少碰这些人,除非特别可靠,否则赚钱是赚钱,麻烦太多。  一个鸡店裡,第一种单枪匹马的大约佔五成,第二种大约三成,最后两成是第三种。生意好的一般都是第一种或者第三种。  「你为什麽出来做这个?」我好奇地问道。  香香一笑:「你肯定认为我是那种像小说新闻裡家裡困难,没有办法才出来做的人吧?」  我没说话,其实我心裡是这样想的。  「白哥,你真的不太适合做这个行业。」香香像条蛇一样缠了上来,搂住了我的脖子,媚笑道,「其实我是不想赚钱那麽辛苦,我这个人花钱又特别厉害。反正这种事情又能爽又能赚钱,为什麽不做呢。运气好的话还能遇上你这种帅哥,运气不好全当被鬼压了。」  我有些无语,原来是这样的。  「不说这些了,这些你以后慢慢都会知道的,这一行的水实在太深了。」香香伸了一个懒腰,一对小兔子上下蹦跳了几下,她的腰很细,奶子很大,屁股也不错,加上脸蛋长的相当俏丽,我的小兄弟一下抬起了头。  「哇,才多长时间,你就又可以了。」香香两眼放光,「你老婆遇见你真的很有福气啊。」  我用手握住她的一个奶子揉搓著,软软嫩嫩的感觉像是水中和泥,又像是捏麵糰,我笑了笑:「那咱们再来?」  「呵呵,斌哥的意思是给你做全套。」香香把自己的头髮扎成马尾,然后看著我,舌头在嘴唇上诱惑地一舔,「你难道不想试试我的嘴巴?我给你吹喇叭吧。」  「吹喇叭?」  「就是吹箫,口交。」香香咯咯笑道,「白哥,你猛是猛,就是太纯了点。今天让妹妹好好给你开开眼界吧。」  香香伸手在我光滑的胸膛上抚摸著,然后向下抚摸,然再向下,摸到了我的肉棒,开始用手套弄著,然后把柔软丰满的胸部贴在我的身上,给我按摩著。小嘴儿一路吻向下面,再次摸出我的命根,先在两颗蛋上用舌尖挑逗著,然后顺著根部,慢慢向上舔,手指轻轻一剥,翻下包皮,顺著马眼舔了上去,然后热乎乎软绵绵的把龟头包住,还在嘴裡轻轻的吸吮,虽然没有那种上下的抽动,可是她的舌头在裡面缓慢的绕著圈子,加上温顺的吸吮,让我很快的就受不了了。让我忍不住挺起来要抽插她的嘴。我使劲抓著她的头,驾驭著她用力向自己下身拉去。可能我的动作太大,插得太深,让香香乾呕了几下,眼泪在她眼眶裡打转,可她依旧卖力的吸吮著我,带著眼泪的无辜眼神,让我血脉贲张,猛地发射在她的嘴裡……  想不到口交的滋味会是这样销魂,完全不和正常的打炮一样,我只坚持了差不多十几分钟就交枪了。  香香眼波如水看著我,然后嘴裡含著我射出来的东西,用力一咽,竟然嚥下去了。  「你吃了?」  「白哥你太大惊小怪了。」香香笑道,「精液是大补的东西。」  「我还是第一次见女人吃这个东西。」  香香看著我,俏皮一笑:「想不到白哥竟然扛不住吹箫。」  我老脸一红,这种经历是第一次遇见,能抗住才奇怪呢。于是转移话题道:「你不是说全套吗?还有什麽呢。」香香笑道:「还有打奶炮,然后就是包夜了。」  包夜肯定是不行的了,老婆还在等著我回家,打奶炮顾名思义应该是女的用奶子把男人给搞射了,这个和A片上面的差不多。  「那就打奶炮吧。」  「白哥,你刚刚才射了,缓一缓吧。」香香关切地问道,毕竟我是她老闆的朋友。  我坐在床上,摇头道:「你先用奶子搞吧,慢慢的我就硬了。」  香香依言跪了下来,两隻手扶住自己的两个大奶子,一左一右夹住了我的棒子。  她的两个奶子很大,把我的东西夹住,就像两个巨大的汉堡夹住一个热狗一样,香香卖力地动作著,脸上还时不时露出飢渴的淫荡表情,我知道那是为了提高我的性趣做的。  做了一会儿,我的小兄弟慢慢抬起了头,我对香香说:「你别动了,我来。」  香香于是爬到床上躺下,只是用双手夹住自己的奶子。我骑在她胸前,把肉棒放在了两个奶子中间,开始前后抽动起来。  说实在的,我很不喜欢这种玩法,所以搞了半天也没有洩出来。于是从旁边香香的包裡又取出一个套子,给自己的小弟套上,然后再次把她压在了身下。  这一次的香香热情似火,十分配合,我们两个在床上玩了很多花样,干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我才射了出来。  我穿好衣服,在还全身赤裸的香香脸上亲了下,然后道:「这次玩的挺爽。」  香香媚眼飘过来:「白哥,下次就算是斌哥不招待你,我也不会和你要钱的,让你干挺爽的。」                (三)  从出租房下来,我直接回到了大姨子姐租的房子裡,老婆看见我,鼻子裡哼了一声,给了我个后背。  我笑笑,其实我这样有点韦小宝奉旨泡妞的味道。但总归是不好吧,呵呵。  各路关节都打通了,当然,给派出所的也绝不能少,于是我们就开始简单装修了下那个店面,总要做出一副理髮店的样子不是?  接下来就是招小妹了。  前面说过,这种地方的小妹是分三种的,独行侠这种的不会在你刚开张的时候来,一来你的名气不够,开始是不会有什麽生意的,二来最开始,这种小妹也不会冒然地来找你。  剩下的就是找第二种了,小白脸带的女孩子,这样的最是不缺,做这一行的基本上都会有联繫。  于是很快地,我店子裡来了四个小妹。一个湖北的,叫小燕,染个爆炸头,一副非主流的样子,但是挺有料,一双奶子生的挺鼓。  一个是四川的,叫萧萧,据说这不是她的真名,是因为她吹箫很有一套。身材一般,长相也一般,但是很放的开。  还有个湖南的,叫芳芳,这个比较可以,身材中上等,脸蛋也是中上等,说话嗲嗲的。  最后一个竟然是个河南的,年纪有点大了,二十五岁,听说结过婚,但是举手投足间有中勾人的风韵。  我老婆和我大姨子有点不满意,但是也没办法。于是带著她们去做了妇检,做这行的坚决不能有病,否则直接砸招牌。  小妹刚进店,一般会有个类似于大公司招人面试的程序,就是老闆娘找一个自己的朋友或者熟客,来试试这些小妹的素质功夫,配合度。要是这些小妹中有人对客人无礼或者有些别的不合适的地方,就直接让她们走人。  虽然我老婆有些不愿意,但是这项「重任」还是落到了我的肩上。  我的心裡当然乐开了花,四个小妹啊。  我们自己租了个出租房,和斌子学习,也租的是比较偏僻的地方,再怎麽说,这一行也是不能见光的,太招摇了不好。  我哼著歌,躺在床上抽烟,等著四个小妹一个个上来。  这种情况,让我想到了A片中招聘会上,面试官强暴或者利诱应聘者的情况,想著想著,竟然有了反应。  敲门声响起,我走过去,透过猫眼向外望去。  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第一个来的是谁。  门外是个穿著长裙子,短上衣的女孩子,留著长发,原来是湖南的芳芳。  我开了门,芳芳走了进来,看见我就是甜甜的一笑,声音嗲嗲的:「老闆,我来了。」  「来什麽了?来大姨妈了还是来水了?」有了和香香的那次,我也知道和这些小妹们不能太正经,你越是表现的看不上她们,她们越是觉得你不好接近,深不可测,否则让她们掌握了你的脾气,这些人可不是吃素的。  「老闆,你好坏啊。」芳芳走到我跟前,双手抱住了我的腰,抬起头来撒娇。  恩,这是个小鸟依人型的。  「我坏吗?」我笑著捏了捏她的脸蛋,然后手从她的脖子上滑了下去,伸到了她短上衣裡面的背心裡,直接掀开乳罩,抓住芳芳其中一隻乳房开始揉捏起来。  「人家一进来来就欺负人家,难道还不坏吗?」芳芳撅著小嘴巴,娇嗔道,但是却对我在她胸衣裡的手没半点反对。  「那我还想更坏一点。」  我脱掉了她上身穿著的蕾丝明纱网状小短衣,然后把吊带小背心的两条肩带从她的肩膀脱下。于是芳芳上身几乎赤裸,就剩下了胸前的黑色文胸。  前面说过,我这个人做爱的时候不喜欢女人完全脱光,总喜欢她们身上还穿点别的什麽,于是这胸罩我就没解开,只是把它向上推了推。  芳芳的奶子不是很大,是那种梨子样的,尖尖翘翘的。  「老闆,喜欢吗?喜欢就吃吧。」芳芳的特点就在于,她永远表现出柔柔弱弱,但是挑逗起你来还是直接到位的。  我没说话,只是继续解开了她腰间长裙的带子,轻纱长裙一下滑到了地上。令我吃惊的是,这丫头下面竟然是真空的,没穿内裤。  「你可真够骚的。」我探手在她胯下摸了一把。  芳芳偎在我怀裡,开始给我解衬衫的钮子,道:「你们男的不都喜欢女人骚一点吗?」  我一把把她推到了牆边,让她后背紧靠著牆,然后在她酥胸上胡乱地亲吻起来。芳芳轻轻地哼叫著,她的声音本来就嗲,这样微微呻吟更是诱人。  我一边用手粗暴地揉捏著她的一隻奶子,一边看著她红唇微张,吐气如兰,脸色嫣红的样子,道:「小宝贝,今天我要好好玩玩你。」  芳芳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著我,一句话都不说。  虽然明知道这丫头是装的,但是她娇弱的样子还是让我慾火升腾。我解开腰带,然后将自己的短裤褪下,一隻手捞起芳芳的玉腿,另一隻手扶著自己的阴茎对准了她的下身。  「宝贝,怕也没用,哥哥来了。」我使劲一用力,肉棒衝开芳芳小穴外面的阻碍,直接没根到底。  不带套的感觉真他妈的爽,完全是另外一种感觉。  「呀——」芳芳轻呼一声,两隻手用力地抓住了我的肩膀,彷彿不能承受我的巨大一样。  她越是表现的娇弱,我心底的那种征服慾望越是厉害。我一边用力地挺动下身,在她身体裡快速地抽插著,一边粗暴地轻吻著她的小小樱唇。  两个人亲密地吻著,芳芳两条玉臂蛇一样地缠上来,搂住我的脖子,不得不说做小妹的女孩子吻技都不错,她知道我一定不喜欢太主动的,于是只是很温顺地配合我。  芳芳和香香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芳芳从始到终都表现的特别被动,也正是这种被动才让人更爽。  比如我每抽插一段时间后,芳芳都好像有点受不了一样想躲闪开,但是我就偏偏不让,抱著她的大腿使劲往怀里拉去。  我乾脆放下了她的大腿,双手抱著她的小蛮腰,专心致志地进行我的打桩机工作,在她温暖滑润的小穴裡进行著探究工作,深入她的身体,感受那种潮湿和紧固。  这种动作我经常在A片裡看到过,如今在现实裡用出来,才发现真的是很爽,尤其是把女的顶在牆上,向上翘的鸡巴会插的更深,只要两个人的身高基本差不多,效果是很不一般的。  没有了我嘴巴的遮挡,芳芳开始轻轻地哼叫起来。她的呻吟声完全没有职业化那种表现,而是随著你的动作一下下发出嗯嗯的声音,彷彿被弄到了深处。而且她的眼神迷离,表情显得十分享受。  随著我的大力拱动,芳芳胸前的一对奶子上下跳动著,像两隻不安分的玉兔,听著我们两个交合处传来的啪叽啪叽的声音,房间裡的气氛真的是淫靡到了极点。  「芳芳……」  「嗯……怎麽了……老闆……」「你多大了?」  「人家今……年……二十……了……」  「舒服吗?」  「嗯……舒……服……老闆……你好会……玩……人家……快受不……了……」  听著她酥媚入骨的叫声,我也渐渐来了兴致,动作开始加大加快。芳芳的叫声也被这动作搞的开始断断续续,有时会突然停住,嗓子裡发出无意识的声音,然后才喊叫出来。  急速的抽插也给我带来了巨大的快感,连续快速插了几十下后,我感觉到有点守不住精关,于是马上从她的身体裡退了出来。然后抱起芳芳,来到床上。  芳芳很自觉地打开了自己的双腿,露出那片芳草地。  我压在她的身上,肉棒探索了几下,找到了湿的不成样子的小穴,老马识途,轻易入关。  已经玩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了,我不想在她身上浪费太多时间,后面还有三个呢,于是我的动作开始大开大合起来,每一下都顶到底。  芳芳舒爽地开始浪叫起来。  就这样干了差不多一段时间,我全身的血液差不多快要沸腾起来,被芳芳小穴包围这的肉棒越来越爽,一种酥麻到了极点的感觉传来,我吼叫了一声,阴茎又颤又抖,在她体内发射了。  从芳芳身上下来,我打开一包湿纸巾擦拭了下肉棒和下身,看著还懒懒躺在床上的芳芳,笑道:「干嘛?爽的厉害了?还不起来穿衣服。」  芳芳浪笑起来,清理了下小穴,起身穿好衣服,走到门前回过头来调皮一笑:「老闆,怎麽样,还满意吗?」  我点了点头,这丫头有自己的一套。  一个小时后,敲门声再次响起。  从猫眼望去,是一个非主流头髮的女孩子,湖北的小燕。  我打开了门,让她进来。  这个丫头其实没什麽太大的长处,除了胸前一对大奶以外,长得其实不算怎麽好看,但是她年纪很小,按照身份证上的出生日期来算,她今年才十六。  「老闆。」小燕怯怯地叫了声。然后就木木地站在那裡。  我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然后道:「脱。」  小燕哦了一声,开始脱自己身上的衣服,她的衣服基本等于没穿,整个身上穿了件低胸吊带裙子,然后小腿上是那种齐膝长袜子,花花绿绿。  她把吊带裙子从肩头往下一抹,就露出了穿著乳罩内裤,长袜子的身体。                (四)  我被小燕快速的动作吓了一跳,无奈地看著她道:「我不是说让你脱。我说是要你帮我脱。你这种木木的样子,再不主动点,哪裡来的客人。」  后来我才知道我错了,小燕虽然表现的很僵,但是因为她的年纪小,而且一副非主流坏女孩的打扮,很多人还就是好这一口,她的回头客也是不少。  当然这是后来的事情。  对于这种小妹,我基本上没什麽太大的性趣,加上前面芳芳已经帮我洩了火,此时就有些意兴阑珊。我往床上一躺,然后对小燕道:「你在上面吧。」  好在这丫头还不是太傻,闻言把自己的奶罩和内裤都脱了下来,正要把齐膝长袜也脱掉的时候,我止住了她,穿著袜子干才有味道。  留著红绿相间爆炸头的小燕爬上了床,不得不说这丫头虽然年纪不大,胸脯倒是很有料,一双奶子随著她的动作跳来跳去的,晃的人眼晕。  小燕骑在我双腿上,因为已经做了妇检,这一次上马是不用带雨衣的,所以她直接用小手握住了我的肉棒,开始上下套弄起来。  我此时閒来无事,一隻手伸出去,抓住她的一隻大波开始玩弄起来。  「出来多长时间了?」我没有问她哪裡人啊,叫什麽的,这些是做小妹的秘密,当然妇检报告上会有名字和身份证号码,但是这些都不一定是真的,办证的满天飞,做个假的太容易了。  「去年出来的。」小燕此时没有刚才那麽紧张了,胆子大了许多,看著我笑道,「老闆,你的东西好大啊。」  「应该不算太大吧。」  「比我男朋友大多了。」小燕回答,我知道她说的是带她的小白脸,但是这些话不能当著小妹说的。  「去年出来的,走了不少地方吧。」  「嗯,还好啦。」  小燕套弄了一气,我的肉棒开始举枪致敬,于是她朝著我极为淫荡地一笑,然后用手扶著我的阴茎,慢慢地坐下屁股。  龟头刚刚插进小燕的小穴的时候,我和她都哼了一声。  她哼叫不知道为什麽,我哼那声是因为我没想到这丫头的下身会这麽紧,像个小手一样箍住了我的东西。  大概是她那裡还没有多少男人进去过的缘故吧。  小燕皱著眉头,咬著下嘴唇,终于把我的整条肉棒全吞了进去。  她微微缓了一下,开始慢慢地动作起来。  这丫头不笨,一边上下活动,还一边摇晃腰部,搞的我的龟头传来阵阵异样的刺激,好在已经和芳芳做过一次,所以也能受得住。  「看不出来你还挺有经验,来,趴下来,让我摸摸奶子。」我道。  小燕到底还是年纪小,只是活动了几下,脸色便慢慢开始变得绯红起来,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她弯下腰来,一双奶子便垂下来,我一手一个抓住,开始揉捏起来。我这个人有个毛病,很喜欢玩女人的乳房,后入式的时候喜欢玩,正常体位也喜欢玩,侧面还喜欢玩。可能也是一种癖好吧。  我把小燕的奶子玩的圆来扁去,偶尔会用两根指头扭住两颗小葡萄搓上一搓。  「小燕,你第一次是给的谁?」  「老……板,能……不问这……个问题吗?」小燕骑在我身上卖力地伺候著我。  我想了想,道:「可以,那你说说你最变态的一次吧。」  小燕此时也放开了:「好吧……那老闆……你不……许使坏……」  我找了个枕头垫在自己腰下面,上身半靠在牆上,这样的话小燕的一对奶子就在我嘴边,想玩也可以,想吃也可以。  她动她的,我玩我的。  此时当然是含在嘴裡一个,手裡玩一个了。小丫头还没承认,就算是做这一行,身上还是有一种特别的味道,很诱人。  「我最变态……的一次是……和司机……」  原来那一次,小燕打车从她们老家的一个城市去另外一个城市去看她出了交通事故的哥哥。路程大概有三四个小时的时间吧。小燕走的匆忙,上车以后走了很久,拿手机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钱包没带。  手机当然是不能给司机的,她还要考这个和哥哥联繫。  「师傅,我没带钱……」小燕道,那个时候她还没出来混,虽然和自己的小男朋友偷尝了禁果,但是还没成非主流。  司机一脚停住了车,回头吃惊地道:「你开什麽玩笑?」  「我真没带钱。」  「不就四五百块的车费,你不用这样吧。」  「要不到地方你和我去我哥哥那裡拿。」小燕看著司机道,「要不我让你白玩一次,你选吧。」  司机是个三十多岁的胖子,听到小燕这话开始是吃了一惊,后来慢慢地脸上露出了淫笑,道:「玩一次可不行,太吃亏,我要做两回。」  小燕咬咬牙:「行。」  于是司机开车下来公路,来到一处僻静的小树林裡。  小燕一下车,司机就抱著她一顿狂亲,亲够了才拉著她来到车前面,然后让她躺在了引擎盖上,掀起了她的裙子,直接把她的内裤褪到了膝盖处,忙不迭地脱下自己的裤子,压在小燕身上,进入了她的身体,紧跟著就是一阵狂动。  小燕被干的叫出声来:「哎呀……你轻点……好不好……没见过女人呀……」  司机像头饿狼一样,又把小燕的上衣撩起来,在她的胸脯上又啃又亲的。连亲带操地搞了五六分钟后才道:「算你猜对了,我有半个月的时间没碰女人了。这次你这浪货主动送上门来,又他妈的是个小雏,我不好好玩下都对不起自己。」  小燕暗暗叫苦,没想到遇见个飢渴的,但是此时也不能后悔,只好任他动作。  司机可能是忍的时间太久了,在小燕身上没玩多久,就慢慢地激动起来,下身用力地撞击著小燕的身体,一下比一下用力。  小燕即便是再不愿意,身体的本能还是让她不住地浪叫起来,呻吟不止。  终于,司机全身一阵颤抖,用力地抱著小燕的腰,把浓浓的精液全射进了她的体内。  「真他妈爽。」司机从小燕身上下来,穿上裤子,点著一颗烟抽著。  小燕正要穿衣服,司机制止住了她:「你就别穿了,光著身子让我看著,我还能早点硬起来,玩好第二次,我们也好开车。」  「你个变态。」小燕骂道。  司机嘿嘿笑著,也不说话,扔掉烟头后来到小燕身边,摸著她的乳房,有时还伸出手去,在他刚刚肆虐完的地方摸上一把。  片刻后,他又硬了。于是再次提枪上马。  这一次小燕就没刚才那麽幸运了,因为已经射了一次,司机差不多玩了她整整半个小时,不断地变著花样。  到后来小燕不得不口中发出阵阵浪叫,淫声荡语:「大哥,你好猛啊,操的我好舒服。我靠,真的好舒服。用点力,嗯……你的鸡巴好大,再用力嘛。人家喜欢这样……」  虽然明知道小燕是假装的,但是一个青春美少女被自己压在身下,随便玩著,而且她还用语言各种挑逗,这样的刺激不是每个男人都受得了的。  司机终于受不住,最后还是在一波猛烈的衝击中射了……  「你还真有一套。」我听完小燕的故事,嘴巴放开她的乳头,笑道。  小燕在我身上动了差不多十几分钟,苦著脸道:「老闆,我没力气了。」  我反身把她压在身下,看著她道:「好吧,我来,不过你要像对那个司机那样挑逗我,我看看是什麽感觉。」  「这个倒是不用装。」小燕笑道,「老闆,你的鸡巴有那麽厉害……哎哟……老闆……你搞突然袭击……」  我抱著小燕的两条大腿,下身不断地开始撞击她的蜜穴,肚皮和她的屁股撞击著。  「老闆……你想操小燕……吗……我男朋友……不在……的时候……你可以……来找我……我随时……脱光……让你玩……怎麽玩……都行……」  这丫头嘴裡不断说著各种淫荡的语言,很多话都不知道她怎麽想出来的,我原本对她不看好。但是尝过她的小穴,听过她的粗话,看法变了。  我乾脆抱起她,让她两条大腿盘在我的腰上,走到了牆边,把她顶在牆上一顿猛操。  现在的我只求尽快射精,所以也没有任何技巧,只是飞快大力地抽插。  小燕的浪语不再表演,只是双眼反白,嘴唇颤抖,随著我的动作从嗓子眼裡发出无意识地哼叫。完全被干翻了。  抽动了几十下后,我也忍不住了,一声嘶吼,下身一阵抖动,在小燕温暖潮湿的蜜穴裡喷薄而出……                (五)  下来上来的是萧萧和那个少妇。萧萧没说的,身材很高挑,尤其是两条大长腿,又白又长,穿上一对黑色及膝长筒靴子,配上小短裙,长头髮,露脐上衣,极为诱人。  有很多人很奇怪为什麽做鸡的都喜欢穿裙子,而且有时候就算是气温很低的时候也喜欢穿的很暴露。  一方面的原因是为了引诱,另一方面其实也是为了干起来的时候方便点。  穿裙子,把裙子掀起来,把内裤往下一拉,随便什麽地方都可以开战,完事了,直接把内裤往上一拉就可以了,快速便捷。  这一点主要也是为了对付警察。  做这一行,其实最怕警察见到的证据就是套套,一旦要是被抓到这种东西,那就是铁证如山,你想跑也跑不了。  所以一般在这边,我们都会要求小妹穿裙子,冬天也是这样,反正东莞这边冬天也不是很冷,穿个丝袜就可以了。  穿丝袜的话更加吸引人的。  萧萧来了以后直接就给我吹了一管,不得不说,这丫头长相不是很出众,但是身材不错,加上她吹箫的技术也真的是没得说,我本来被小燕和芳芳已经压榨的很爽了,开始没什麽反应的,但是萧萧的小舌头真的是像蛇一样,一会儿就把我的东西舔的硬如铁棒。  我有心实验她的技术,于是没有干她,萧萧也就一路吹了下去。最后我直接射在了她嘴裡。  在这裡说下,大家去找小姐的时候,做口活,一般的小姐很不愿意让你射在嘴裡,至于AV中的颜射更别提了。  这不是她不愿意,有时候是你的钱给的不够,有的时候是因为你的魅力不够,呵呵。  大多数的小姐都是在你快要发射的时候,直接离开嘴巴。  看著萧萧直接把我射出来的东西全部嚥下去,也是一种很不错的享受。毕竟男人都喜欢这种粗暴的东西。  萧萧下来就是那个少妇,我这才知道她叫玉如,当然这一定不是她的真名。但是这个名字挺好听的。  少妇有少妇的魅力,看上去就和其他三个有些区别,准确地说,有一种媚,结了婚的女人不再青涩,而是开始从内往外地开始散发一种味道,至于这种味道到底是什麽,谁也说不清楚。  和玉如做起来的感觉跟其他三个很不相同,怎麽说呢,很有点偷别人家老婆的意思,加上这骚货也很有经验,大多数的时候都知道怎麽配合,怎麽诱导。所以我和她做了两次,到了要吃中饭的时间,她就只穿了个小裤衩去厨房做了个蛋炒饭我们两个人吃。  她一边做饭我一边骚扰她,从后面抱著她,摸她的奶子,摸著摸著就想起来AV中的全裸家政妇,于是直接从后面上了她,她炒她的饭,我做我的运动,等到饭做出来以后,两个人也没顾上吃,一直等到完全干完,才你一碗我一碗地吃起来。  聊了几句,才知道,原来玉如的老公是做模具的,在东莞这边的厂子裡,做这个行业也是很赚钱的。  但是可能她老公在这方面好像有点什麽问题,于是在房事上一直不能满足玉如,于是玉如才出来做这行。  用她的话来说,干这个,又能满足自己,又有钱赚,何乐而不为呢。  就这样,我用一天的时间实验了四个小妹,也知道了她们各自的特点。我的店子就开始正式地开业了。  开美容美发这种鸡店,在东莞来说是有讲究的,首先在门面上,就算你是挂羊头卖狗肉,也不能太差了,简单的装修是要的,还要摆上一些相关的理髮用具。最基本的就是洗头的东西,主要就是干洗的,其实说穿了就是洗髮水和小喷壶。  一般不懂这行的客人会直接当成正规理髮店进来,这个时候就要告诉他,我们这裡的理髮师傅出去了,你先等等,我先给你洗头吧。  一般的客人都不会拒绝,于是开始乾洗,洗的时候就看小妹们的手段了,身体上的有意接触,言语上的挑逗都是方法,小妹们洗头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地把一对大奶子往客人身上碰,嘴巴裡说著其他的。  开窍的慢慢的就会知道这裡是做什麽的了,如果遇见还是不明白的,小妹们就会挑明了说。  帅哥啊,要不要敲个背?  这裡的敲背不是什麽别的,其实也就是传说中的按摩。  此时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但是如果你还不明白,小妹们会把你带进后面的房间裡,给你做敲背。  当然这都是幌子,最终目的是吸引你打炮。小妹在给你按摩的时候就比较露骨了。基本上进去十分钟后,小妹就会带著一脸飢渴的客人一起走出店门,去我们租好的房子了。  这些都是对于生客来说的,其实生客搞好了,是笔不错的收入。  我店子裡有几个人都是从生客发展成熟客的。其中一个二十多岁的打工仔,第一次来我店子裡,也是奔著剪头髮来的,但是被芳芳一步步地就领进了小黑屋。进了小黑屋以后没多长时间,就满脸通红地远远跟在芳芳身后去了出租房。  这个小傢伙从此食髓知味,一发不可收拾,几乎每週都要来找芳芳好几次,看起来好像是喜欢上了芳芳。  这个苗头就很危险。我们一般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因为这个年纪的年轻人你不知道他会做出什麽事情来。于是我安排了萧萧和小燕轮流接待他,让芳芳避开,这样搞了几次后,他也死心了,不再来了。  还有两个,一个是五十多岁的一个老头,来我店子裡,小燕接待了他一次,于是成了小燕的常客,按照年龄来说,他是可以做小燕的爷爷了,但是可能他就喜欢这种调调吧。另外一个是附近工厂的一个中年人,经常来找玉如包夜,可能也是喜欢人妻这种调调吧。  熟客,一般来说就简单很多了,这些客人都是朋友介绍来的。少了很多试探和麻烦。  熟客来到店子裡,基本上就是直接挑小妹了,挑好了就带去开房打炮,要是店子裡的小妹客人不满意,我们会给其他老闆打电话,让他们送小妹过来,当然,做成生意后要给对方提成。  打炮还分几种,一种就是快餐,其实也就是一炮,到地方,脱裤子,干完,穿裤子。这种服务的话一般来说在我们这边是收费100——150的,100元的是相对于那些生意不好的小妹,大部分都是150来的。  这种方式一般都是适合于一些时间有限的人,比如背著老婆出来的人,比如时间很赶的人。  我个人是比较不喜欢这种的,时间太有限,基本上是脱了裤子直奔主题。还没等小妹们来了感觉,有些人就已经完事了。所以很多人说婊子无情,也有很多狼友在论坛裡说过自己找小姐的糟糕经历。  对于这种情况小弟不好说什麽,只能说,一,你找的地方不对,有些鸡店的确是很黑,所以我们出去寻欢的时候,不要太猴急,进去店子,还没等怎麽样,就被对方忽悠晕了,让小姐和老闆娘牵著鼻子走。  二,对于小的店子,听兄弟一句,千万不要在店子裡做,小姐们会用各种理由来吓你,让你提前出货。就算是时间上玩的还可以,你也是一路胆颤心惊,玩的不爽。  三,任何小姐对于一个前后认识不过半个小时的人,即便就算是演戏,也不会投入太多感情的。脱掉裤子,分开双腿让你干,只是为了你的人民币。  所以,我对大家的建议是。一,儘量选择包夜这种形式,其实严格算起来,包夜也就是三次快餐的钱,听起来可能是贵了点,但是一般来说,我们做这种生意的不会规定你一个晚上打炮的次数,也就是说,从晚上12到凌晨八点,这段时间内,你能做几次都可以。如果要是没什麽太特殊的情况的话,我们会让包夜的小妹从10点出去,这样的话,整体来说就有十个钟头,这十个小时的时间,你怎麽也能干三炮吧。中间休息的时候,和小姐们聊聊天,调调情,我觉得挺不错的。反正我店子裡的熟客一般都是选择熟悉的小妹,包夜来做。  二,对于不熟悉的店子,进去以后,不要著急,不要让老闆娘和小姐们牵著你走,多和她们说下话,观察下,再决定。对于那些地方比较狭窄,而且没有后门的,最好是不要做,就算是要做,也不要在店子裡做。  三,观察小姐们的态度,对于那些冷冰冰,好像你花钱干她,她躺下来让你干是给了你天大的面子的那些小姐们,我的建议是就算她长的再漂亮,也别精液上头,直接和她进去。话说回来,长的特别好看的,也不会在这些小店子裡做的。当然,有些店子的头牌除外,不过这些小姐们都有作为头牌的素质。我店子裡后来来的一个从夜总会出来下海的小妹,就很不错,吹拉弹唱,鬆骨吹箫都很不错。人又温柔。她的价格比较贵,但是生意也特别好。  打炮的第二种是包夜,这种服务是相对于熟客的,不对生客开放。一般的包夜在东莞这个地方的理髮店来说,都是从晚上12点以后,到第二天的八点,价格一般来说是快餐的三倍左右,对于有些熟客的话,会打一些折扣。从12点开始是因为一般从这个时间以后,出来在这些小地方玩的,都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目标,再搞下去也没有什麽太大的意思。  包夜,我们一般都会让客人把小姐带走,有些客人是带到自己的住处,也有开了房的。  对于包夜的客人,我们是选择比较严格的,不是熟悉的坚决不做。一来为了自己的安全,二来为了小姐的安全。  还有一种就比较奇葩了,叫包月包周。这种项目我们一般来说是针对一些老顾客,有些客人对于一个小姐比较喜欢,来了都是找她,而且来的次数也比较多,对于这种客人,我们一般会告诉他,可以包周,或者包月。  一般的人都会选择包月。  最开始我大姨子姐告诉我有这样的项目的时候,我是根本不相信会有人选择这种的,但是偏偏就有人。  我们店子附近一个大厂子裡有个经理,每个月收入可能有两万多吧,他不太喜欢去夜总会这样的地方,而且对于他这样的收入,去那样的地方次数多了,也是承受不起的,于是在朋友的介绍下就来了我们店裡,一下子看上了后来来我们店裡的一个叫小月的小姐。  小月岁数不大,性格很温柔,长相也是那种比较清丽的,于是这个经理就以每月八千的价格包月了小月。  包月的时候,在客人不来的情况下,小姐们可以做生意,一旦客人来,首先陪对方。  八千的价格是打了折扣的,我们拿六成,小姐拿四成。  当然,这种情况是比较少的,大部分人以快餐和包夜为主。                (六)  到东莞一个地方开了个鸡店,找了几个小姐,表面上是髮廊,私底下是各种快餐啊、包夜啊什麽的。  看过我以前写的内容的朋友应该还记得,这边开鸡店的首先要保证小姐没有病,不然就砸了招牌,所以都会定期做检查。还有一些,老闆会亲自检查小姐的服务技巧,或者找认识的朋友来。这个主要是为了看有些小姐在实际做的过程中有没有什麽别的毛病。  我这裡人走人来,託了这个规矩的福气,操了不少免费的逼。  几乎所有的小姐,眼睛裡都只有钱,当然,也有极个别的,那是真心的骚,这样也好,本身满足了自己,满足了他人,还特莫赚了钱,真的是双赢啊。  这裡说一个我店子裡的小妹(广东这边的称呼,其实也就是小姐)。  这个是个江西人,长相算是中等吧,短髮,不太喜欢化妆,但是那双眼睛永远水汪汪的,奶子又特别的大,经常穿一件小背心,把两个小兔子绷的紧紧的,一条短裙,基本上都是到逼那裡了。  这也是我的要求,做髮廊小妹这一行,没有穿裤子的,短裤也很少,因为方便,因为不怕查。  她说她20岁了,我看其实不止,应该差不多有23、24左右了。不过这些都不是我关心的,看上去像个小少妇,我店子裡也有年纪小的,兴致上来,经常穿个校服和男人做。  江西这个小妹叫小敏,来的时候,我刚好去外地了,等我回来以后,她已经被检查过了,所以一直也没上手过。老婆这一点也是比较认真,检查了就不让我玩了。  不过小敏应该也看出了我对她的慾望,每当老婆不在店子裡的时候,总是言语上撩拨我,媚眼飞来飞去的。我只当没看见。  机会终于来了,老婆因为老家有时间,要回去一个星期。  我送她去机场,她路上笑著对我说,知道你对那个小敏有兴趣,玩的时候戴套,还有,一次就可以了,不然亏得很。因为除了第一次检查的时候随便玩,后面再弄就是要给钱的,虽然不多,但是次数多了,也不好。  我嘴裡答应著,送走了老婆。  当天的生意还可以,七八个小妹,都包夜出去了,这个小敏不知道为什麽,一直没出去。我当时在店子裡一直玩电脑游戏,所以也没当回事。  放下捲帘门以后,我就坐在吧檯侧面的电脑桌后面开始玩《巨人》,这个游戏我一直比较喜欢,可能因为贴近现代吧。  正刷怪刷的爽的时候,一双手突然从下面摸到了我的裆部。  我吓了一跳,低头望去,原来是小敏这个小骚货鑽到了电脑桌下面,眼神淫荡,看到我的样子,媚笑道:「怎麽?老闆,吓到你了?小弟弟没吓坏吧,我给你检查检查?」  游戏我也不玩了,我在她脸上摸了一把,笑了:「你干嘛,想勾引我?」  「你还用得著勾引?你看到我的样子恨不得马上把我扒光,按在桌子上操一顿。」小敏白了我一眼,万种风情,「再说了,你也想玩我,我也想给你玩一次,听她们几个人说,你特别会弄。好不容易老闆娘回去,大不了我收你一块钱,你就当出去打个炮,好了吧?」  「你可真行,一块钱也做?」我把手伸到了她的小背心裡,抓住其中一隻软软的奶子揉捏起来,「行啊,大家爽快,你先给哥吹一管怎麽样?」  「花样还挺多。」小敏一笑,双手抓住我的大短裤,褪了下来。  当她看见我的小弟弟的时候,微微吃了一惊,然后媚眼如丝:「老闆,你的本钱挺雄厚的嘛。」  「行了,少废话。」我把她的头按到了我两腿间。  小敏听话地低下头去,紧接著,一个湿漉漉,温润润的小嘴包住了我的大棒。  这种女人骚是骚,技巧是真不错,又是裹又是舔的,偶尔还抬起头来看你一眼,真心挺像AV裡那些女优的,不一会儿,我的肉棒就在她的嘴巴裡硬得像根铁棒。  口交和打炮不太一样,会吹的女人都会专心在马眼和龟头处流连一下,小敏不知道从哪裡学来的,偶尔还舔舔我的蛋蛋,总之,不错。  慢慢地,我被她吹的呼吸粗重起来,揉捏那一双玉兔的力度也大了起来。  小敏好像也感觉到了我的变化,开始更卖力起来。  可惜我没给她更多的展示机会,我把她从电脑桌下拉起来,然后起身将她背对著我按在了电脑桌桌上,伸手将她的内裤褪到了膝盖处。  「别戴套……了吧……」小敏回过头来,脸色潮红,声音骚媚入骨。  我店子裡这些小妹们几乎每个星期都会去检查,接客人也全部要求戴套,她们也怕。所以我不担心打真军会中标,伸手在这娘们的大腿根摸了一把。特莫的,已经湿的不成样子。  我趴在她背上,一边用手抠弄著她的下身小穴,一边舔著她的耳垂。  「嗯……老闆,你好……坏……快点进……来吧……」小敏被我玩的两隻大腿不停地抖著,说话都不成音了。  我另一隻手伸进她小背心裡揉著其中一个滑腻的大奶子:「叫老公。」  「老公……一个星期……期呢……随便你玩……你快……点……」  我也差不多兴致到了,用手扶著肉棒,对著那桃园洞用力地顶了进去。  我和小敏两个人同时舒服地叫了出来。  我最喜欢后入式,这样看不见女人的表情,光看见一个屁股动来动去的,还可以伸手去前面痛快地玩两隻奶子。  九浅一深,旋磨抽插,玩女人是要技巧地,你要找到她的敏感地带。  我开始是用其中一隻手探到前面去玩她的阴蒂,后来我发现她的乳头更敏感,于是就双管齐下了。小敏开始还是享受地配合,后来随著我一会儿不停地玩了五分钟,她就开始有些断片了。  她的呻吟声越来越酥。  「老……公……老闆……」  房间裡不断响起我小腹撞击她屁股的啪啪声,混合著她断断续续地呻吟和偶尔一两声舒服到了极点的哼叫。  「爽不爽?」  「爽……真爽……」  十几分钟后,我的姿势和频率还没有变化,小敏却开始慢慢地抖了起来,我知道,这娘们快高潮了。  我放弃了别的花样,双手伸到她胸前,抓住一对奶子开始揉捏起来,顺便把她抱在胸前,用力地拱动著下身。  小敏头微微偏著,眼神迷离,嘴巴无意识地张大著,身体随著我的撞击一下下地颤动著。  「啊……」  小敏忽然像溺水一般,开始痉挛起来,发出阵阵低喊,一双大腿不停地打著摆子。  我知道时候到了,于是也开始大力地衝刺起来,在飞快地抽插了十几下后,终于,在小敏近似于哭叫声中,她来了高潮,我十几秒后也是低吼一声,在她身体裡射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