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現代奇幻] 白蛇:缘起同人
注:本作品改编自国产动画电影《白蛇:缘起》,建议欣赏过原片后再看本作品,效果更佳。  虽然是瞎搞,但并没有恶意,本质上还是对原作和原作创造者们心怀崇敬敬仰的。这部电影你不能把它吹上天,还是有很多不足的,但是确是中国动画行业的重要一步。  再注:其实这篇文章我是在电影放出时就开始动笔写了的,但就写了个开头,一直拖着,这段时间打算把它补完。前段时间巨忙,冰火和食戟还会继续写的,但得看有有没有时间了。     ************************************************  舜葬九嶷,王化之地,异蛇得道,蜕而生翼。  一道人得其相助,道法大成。却得悉异蛇祸心,将之以大神通镇压于永州城外道观之下。而道人也伤重而亡,所著道藏典籍流落民间。  晚唐末年,天下将乱,妖魔鬼怪,出没人间。  皇帝沉迷于求仙,国师太阴真君屡试未果,皇帝震怒。国师逼迫百姓捕蛇,修炼道法,以重得皇帝宠信。  昨夜,一个刺客意图行刺国师,被其弟子击退,此时正在全城搜捕。  一个身穿青色破旧布衣,腰挂葫芦的青年正走在林中。只见他手执一方八卦罗盘,口中念念有词,似在寻着什么。  近些年天下越来越乱,赋税也越来越重。国师府宣布捕蛇可以抵税,可以不被拉丁充劳役,确是一项不错的政策。管他国师是为了修炼道法还是什么,作为老百姓只想两餐温饱。虽然捕蛇凶险,但只要小心一些,总好过苦徭劳役,十不归一。  这个青年名叫希仙赞,道号汉文子,出身贫苦。相传祖上是一座道观的观主,世代守着道观,曾出过不少修为高深的道士。后因兵祸匪患,道观被毁,子嗣流落民间,虽在俗世中摸爬滚打,仍胸怀道心,世修道法。不过到了他这几代,已经极为贫困潦倒,为生活所迫,就不再那么苛守戒律了。时至今日,希仙赞虽然仍修习着家传道法,但因为不守律不持戒,贪恋酒色,甚至为了生计偶尔还行那偷鸡摸狗之事,使道心蒙尘,以致道行低微,如今也就是凭借家传道法寻些几近成妖的小蛇来抵税,换些碎钱来勉强支持生活。  顺着罗盘的指示走,忽闻前方传来动静。只见一个山民模样的年轻人正要抱起一个白衣姑娘,手里还攥着一支玉钗。那姑娘一身白衣绸缎,身材玲珑纤细,肌肤皓如凝脂,一看就不是平凡人家的姑娘,而地上还躺着两个披甲戴盔的士兵。  所谓穷山恶水出刁民,此情此景,让人生疑!想来定是那小子劫色偷香,掠走了官家小姐,还杀了追来的官兵。  本来不欲管这等闲事,但待他看清那姑娘的容貌后,希仙赞只觉得一股热气由小腹灌顶而上,一个念头油然而生。  「若是我将这小子打昏,把这妙人儿救走,到时我向主人家讨些钱花,料想也不是难事。说不定一番英雄救美还能获得美人芳心,以身相许,我抱得美人归,岂不美哉?!纵是最后一无所得,也总好过便宜这小子……」  说时迟那时快,手中罗盘飞旋而出,正冲青年面门而去。  「谁!」  那青年也是身手了得,居然在没有事先察觉的情况下躲过了这一击,罗盘砸中身后的老树掉落在地,让希仙赞一阵肉疼。  好家伙,可以啊!看道爷我这一招!  希仙赞一手抓过五片树叶,手掐法诀,弹指一挥,五片叶子飞射而去,分落在青年五方后飘然落地。只见青年不明所以,眼睛突然向上一翻,顿时栽倒过去。  希仙赞上前抱起那个白衣姑娘,入手轻盈酥软,手指碰到裸露出的手腕,滑腻似脂,却是比一般人要略凉一些,想是这个姑娘身子娇弱,阳气虚寒。  美人兰气轻吐,传来淡淡的女儿香,红艳艳的丰润小嘴让人看了想狠狠地亲上去。  不过此地不宜久留,对凡人的定身术只是障眼法,维持不了多久。希仙赞顺手捡起了玉钗和罗盘,抱着这白衣姑娘快步远去。  傍晚,找到一处安全僻静的地方,希仙赞将美人轻轻放下,这才开始细细地欣赏起来。  这白衣女子面容精致,娥眉修长而自然弯曲,眼眸轻闭,略施脂色。身材玲珑修长,胸前微微撑起了一道诱人的弧线,与盈盈一握的细腰配合得相得益彰。丝质的白裙下露出一双圆润白皙的美足,上面穿着精致的白色织履,不似一般富家小姐的绣鞋襦袜,却别具美感。几乎算是赤裸着玉足,娇小玲珑,让人垂涎。  好美的妙人儿!  再看那诱人的红唇,在烛光的映照下泛着饱满晶莹的光泽,希仙赞越看越入神,眼前脑中满是那旖旎的画面。  一时间竟忍不住亲了上去,好柔软!好香甜!  见那姑娘还没醒来,希仙赞索性在她醒来之前多占点便宜。  他用嘴唇感受着美人唇瓣的柔软,用舌头舔舐樱唇的香甜。这女子依然沉睡不起,希仙赞的胆子便越来越大,甚至将舌头伸入美人口中,品尝起美人的香津舌液来。  按照常理,一般人除非是被药物迷晕陷入昏迷,否则如此过火的行为定会让人醒来。而这个白衣女子昏迷的原因却是非同常理,而希仙赞只道她是先前被人用迷药蒙晕,故此也不生疑虑。  良久过后,希仙赞抬头一看,眼前的美人已是眉头轻皱,俏脸微微泛红,口吐热气。  正值弱冠的青年是对性欲最期待也最旺盛的年纪,希仙赞自知家境贫寒,可能一辈子都再没有机会和这样美貌的姑娘亲近,此时却是机会难得。加之他自小修习道法,曾有意识地压制内心的欲望,虽然屡屡破戒,但终究是比常人压抑一些。  希仙赞心中激起剧烈的思想斗争。  当然,他所纠结的只是轻薄了这美人后,可能就无法得到女子家人的酬金,并没有考虑过所谓正直善良之类的道德顾虑。  出身困苦的他从出生起就在为生存而努力,书中所说的清心寡欲让他不明所以,士人们的悲天悯人让他疑惑不解,年幼的他只知道自己肚子很饿,不明白书中的那些人为何要如此折腾自身。  随着年岁渐长,见过各种人情事物,他才慢慢明白,若是生于大富之家,温饱之余,或许他也能做到仁义礼信。但当人生于疾苦人家之中,活下去就是唯一的至理。若是生于灾祸中的难民,人甚至不如那卵生湿化的畜生。  他的出身虽不算太苦,但也仅算是勉强维持生计,心中有一定的道德底线,却也干过一些龌龊之事。  加之面前的诱惑实在太大,希仙赞终是难忍欲望。  他伸手摸向美人的胸前,虽是隔着好几层衣物,但衣料质地轻薄,入手软嫩弹手,女儿家胸乳的柔软让未曾和女子亲近过的希仙赞爱不释手。  此时的希仙赞已经性欲高涨,索性跨跪在女子身上,隔着薄薄的白衣揉捏女子胸前柔软的隆起,那虽然不大却独特的酥软手感让他玩得不亦乐乎,跨间的男儿物已是充血膨起,将宽松的裤子都顶了起来。  什么英雄救美,答谢酬金已经被他抛之脑后,他现在只想占有了眼前的美人,能和这样的美人亲热一番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捻着浅蓝色的丝带轻轻拉开,解去女子的束腰,将半透的纹竹白绸外衣分至两侧,拉开中衣的浅蓝色领子,女子贴身的浅色小衣显露在男人面前。薄薄的丝质小衣遮在私密的玉乳之上凸显出挺拔的轮廓,隐隐间能看见两点在先前的揉搓中悄然挺立的嫣红。  这女子身子偏寒,身上只带有淡淡的清冷香气,不似一般女子的脂粉香那样浓郁。非要贴近了她的身子才能闻到那股沁人心脾的香气,但用力去嗅却似有还无,此时解开她的衣裙,那股香气才稍稍浓郁些。  希仙赞激动地满身大汗,他咽了咽口水,一双汗津津的大手在女子瓷器般光滑细腻的肌肤上抚摸。探入女子的内衣中直接触摸到了她的美乳,用食指拨弄了几下那小巧的乳头,然后顺着腰肢向下滑落,划过胯骨,感受女子那优美的身体曲线。  大手停在女子亵裤的边缘,捏住裤沿轻轻向下剥落,白色的丝质亵裤下是同样雪白的肌肤,那诱人的三角处竟然寸草不生。  「唔……噗!」纵是周围无人,希仙赞也是忍不住鼻子一热,赞叹出声来,「竟是……太幸运了……太美了……我…哎呀…感谢祖师爷保佑……」  希仙赞激动之极有些语无伦次,甚至双手合十朝虚处拜了拜。  他解下腰带,脱下裤子,露出了已经狰狞至极的肉根,膨胀的龟头已经溢出了不少带着浓烈气味的透明黏液。  架起女子两条细长白嫩的美腿,一手扶着肉根对准女子私处微微鼓起的肉缝,抵在那娇嫩的鲜红花瓣之上,轻轻摩挲两下,龟头漏出的点点肾液打湿了少女纯洁的花唇,肉棒又是坚硬了两分。  由于女子的下体尚未湿润且紧凑无比,光靠肉棒单纯的顶撞恐怕一时半会难以如愿。希仙赞用两指轻轻地分开女子的两片阴唇,能看到里面鲜嫩的软肉,硕大的龟头趁机顶入。  鹌鹑蛋般圆鼓鼓的龟头顶开那娇嫩的软肉,腰身稍稍用力,将整根滚烫坚硬的肉棒送进那狭紧的私穴中。  松开手指,两片唇瓣恢复原状,贴合地箍住肉棒的前端,让未尝人事的希仙赞打了一个哆嗦,舒服极了。  深吸一口气,美人那淡淡的幽香吸入鼻腔,希仙赞双手托住美人那盈盈一握的蛮腰,下身开始不断地试图往深处顶去。干涩的摩擦扯得他的肉棒有些疼,但第一次行这极乐之事让他情难自控,在那种刺激的快感驱使下,希仙赞不顾干涩摩擦的疼痛继续用力地往女子的深处捅去,竟也获得了不小的快感。  此时的女子似是梦到了什么,眉头紧皱,银牙紧咬,一双小手紧紧攥着。  不知不觉中,自己的肉棒已有大半没入了女子体内,抽出一看,上面染上了刺目的嫣红。  却是不知何时,自己已经破去了美人的处子之身。  希仙赞心中又是兴奋又是激动,自己的第一次便是与这样的美女交合,而美人的处子也是自己所破,纵是明日就要死去,此生也是无憾了。  希仙赞再次将肉棒挺进去,托着美人的细腰不断挺动,慢慢的,女子的小穴出于本能的反应也开始有了湿意,加上肉棒马眼出漏出的点点粘液,希仙赞的肉棒逐渐得以流畅地进出,开拓无人探索过的道路。  希仙赞越来越兴奋,不断扭动腰部,一次次地用力往里撞,试图进入美人的更深处。  终于在猛的一撞,咕噜一声,肉棒整根没入花径之中,男女双方的阴阜得以近距离贴在一起,男人乌黑卷曲的阴毛被压在女子光洁的羞耻处。  希仙赞只觉得自己的肉棒被完全包裹在她窄小紧凑的穴腔里,每一处都被富有弹性的软肉挤压,并且随着女子的呼吸伴有不规则的小幅度蠕动。  「啊!」  此时的白衣女子惊呼一声猛然惊醒,不知是被自己迷乱的梦境还是被希仙赞的撞击所致。  她愣了几秒,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但自己下体锥心的疼痛交织着奇异的感觉,以及自己的娇躯被什么人紧紧地搂着,让她一下子清楚了自己的状况。  「你…你是谁?!你在干什么?!你……你……你放开啊!」  听到女子如黄莺般甜美清脆的声音,正在耸动的希仙赞抬起头来。感受到面前的美人在挣动,希仙赞稍微起了起身子,但下身并没有拔出来。  白衣女子低头往自己疼痛处一看,只见男子胯下的一根肉棒完全插在自己的私处,两人下体连接之处已是殷红一片,恰是少女已为妇人。  这白衣女子顿时羞愤无比,一只纤细的小手推搡着希仙赞的胸膛,未待他开口便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此时的希仙赞也不发怒,反而笑嘻嘻地说道:「姑娘安好,在下希仙赞,道号汉文子,不知姑娘芳名?」  「你!无耻!走…走开啊!」白衣女子双手猛力一推,掌中顿时发出一道寒气,径直打在希仙赞的胸膛之上。  希仙赞的上身被寒气击打得向后倒去,但由于姿势原因,他的下身却仍连在女子的美穴之内。而那道寒气侵入体内,使希仙赞的皮肤表层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寒霜。  而于此同时,希仙赞的丹田内竟也生出一道青气,与那道侵入体内的癸水之气相融合后顺着两人的交合处回归女子的体内。  这白衣女子竟不是一般人,只怕不是修仙有成之人就是妖怪了。  被这阴寒之气一刺激,希仙赞感觉丹田处有一团气在滚滚跳动,而那白衣女子的阴道内似有一股强大的吸力在不断地吸着他的马眼,似要将那团气凭空吸入她的体内。  「啊!你走开啊!走开啊!」那白衣女子不断推搡捶打着希仙赞的胸膛,但是却无济于事,反而是她的小穴在主动地裹吸着男人的肉棒,将之送往自己的更深处。  「啊!你……你的下面在吸我!」希仙赞发觉自己家传的道法也开始自动运转起来,心中不由产生了一丝害怕。虽然他道行低微,但他本能地感觉到,一旦丹田内的青气离开了自己的体内,恐怕将会有非常不好的后果。但想到即使死也是死在这样一个美女的肚皮上,便释然了。他索性双手环抱住白衣女子的细腰,下身用力耸动起来。  「啊!你……你骗人……啊……好痛……嗯啊……呜……」 那白衣女子感到极大的屈辱与无助,一双小手徒劳地推搡着男人的胸膛,而男人则毫无影响地抱着她的腰肢猛干。  为了能在死前尽可能地享受交合的快感,希仙赞挺着腰不断抽插,那腔道内也越来越顺畅。                噗呲~  「啊嗯~ 」只听那美人突然啊的一声,希仙赞感觉自己的肉棒似是撞到了一奇异之处,似骨非骨,似肉非肉,娇软而富有弹性,正好能套住马眼却又刚好挡住龟头前进。  在撞击的那一下,希仙赞感觉到有一股清凉的气顺着马眼流入自己的丹田内,与那青气结合。希仙赞只觉结合后的青气似乎壮大了几分,而原本略为疲惫的身躯顿感精神抖擞。  「呃嗯~ 啊啊啊啊啊啊……」  希仙赞又挺腰狠狠撞了几下,那女子顿时又发出了几声似哭似吟的啊啊声,同时又有几道气被吸纳过来。  「啊~ 不要~ 不要再来了~ 」那女子喘着气,被一通猛干后身子更加软弱,就连推搡男子胸膛的小手也只无力地搭在男人的肩头。  尝到甜头的希仙赞哪肯罢手,加之每次撞击时,美人的叫声又娇又媚,与她的清冷气质形成鲜明对比。希仙赞一边倾听着美人的娇媚呻吟,一边享受着美人的美妙娇躯,还能吸纳这奇异的寒气提升修为,简直快活似神仙。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男人的抽插越来越快,女子的元气不断流失,刚被破处的身子越发无力,只能任得那个男人在自己的娇躯上不断出入。  「呃啊~ 要来了!」希仙赞感觉快感已经累积到了顶点,仰头闭着双眼,嘴里喃道。  此时的女子眉头紧皱,妙目微闭,已被干得迷迷糊糊,也无力反抗男人的施为。  「呃啊……」希仙赞放松精关,任由腰腹间蓄力的精流喷射而出。转念一想,要是能让这美人因奸成孕怀上自己的孩子就更妙了。他便集中意念,挺动腰腹,使自己的精液得以射得更加有力更加深入。  「啊……嗯~ 呜……呜呜呜……」女子原本平坦的小腹一阵收缩舒张,能感觉到大量精液在咕噜咕噜地流入自己的体内。女子只觉自己的身子已被彻底奸污了,恨不得就此死去。  然而就在此时,异变发生了!  希仙赞在泄阳的同时,精液中也带走了他体内大量的精气,虽然这些精气日后修养可以慢慢恢复,他的修为总体来说也得到了显著的提高。但精液流入女子体内,蕴含的精气也反哺了女子的流失。  那女子一头乌发化为浅浅的天蓝色,眼角的胭色也化为水蓝,眉心和脸颊生出点点鳞状物,一双美眸猛地睁开,竟是晶莹的冰蓝色。而那原本架在男人大腿上的两条美腿竟化为了一条长长的鳞白蛇尾。  「你……你是妖!」希仙赞从射精的余韵中猛地惊醒过来。  这白蛇女妖似也惊讶于自己的变化,但转念一瞬,便对着希仙赞娇喝道:「我杀了你!」  说罢,那条粗大有力的蛇尾便缠住了希仙赞的腰,双手作爪就要将这个奸污了自己的男人撕成碎片。  虽是第一次见到已经化作人形的妖怪,但毕竟也是修道多年,加之这次交合让他修为大增。  电光火石间,希仙赞思绪清晰,眉头一凛,肩胛一撑,双手猛地抓住蛇妖美人纤细的手腕,将之按压在地,还插在她体内的肉根继续抽动。  在刻意的催动下,肉根很快便恢复了蓬勃状态,在这半妖化的女子体内不断抽插。  「啊唔~ 你……啊~ 嗯~ 嗯~ 恶……恶贼……嗯啊……」半妖化的白蛇女子多了几分妖的凶狠,却又有一番别样的美态,一条巨大的蛇尾在四处挥舞,腰身扭动着却怎么也躲不开男人肉根噗嗤噗嗤的猛烈抽插。  「哼~ 你这食人骨髓精血为生的恶妖,看贫道今天……收了你!哈哈哈哈哈……」希仙赞一边肏干这白蛇,一边正义凛然地说着,大量元气纳入体内,使他的修为更加精深。  所谓「元气未分,浑沌为一,万物之生,皆禀元气。」人类与妖族交合竟也能互取精元,提升修为,令希仙赞对修行有了全新的理解。  而那白蛇女妖其实是先前丧失了记忆,不懂得修炼之法,才致使身体的元气被男子不断掠取,只能通过男子反哺补充。  眼见着白蛇美人被自己肏得毫无还手之力,希仙赞灵机一动,解下腰间的葫芦喝了一口,然后趴在这白蛇妖的胸前,一口含住那柔嫩的美乳,舌头拨弄着那娇小的乳头。  「嗯唔~ !」  那白蛇女妖顿时一阵触电般的抽搐,胸前一片滚烫。  原来那葫芦里装的是雄黄酒,虽然无法伤到已经成妖的她,但出于蛇类的天性,还是会产生一些特别的刺激。  「嘿嘿嘿,小美人,长夜漫漫,我们有的是时间…慢慢玩~ 」希仙赞摇了摇葫芦,下身挺动两下,笑着说道。  白蛇女妖面露惊恐。  一夜过后,这白蛇女妖已经化回人形,全身衣衫不整,白嫩的胸口上濡湿一片,上面有一些浅浅的指痕和牙印。光洁无毛的私处已经被糟蹋得一塌糊涂,精液,爱液,不明的黏液和处女初红混合在一起,还有不少浓液沿着大腿内侧慢慢滑落。  她的俏脸上满是泪痕,恢复成黑色的头发有些凌乱,她的眼神有些呆滞。  在一夜的淫辱中,她已经恢复了记忆。她的名字叫小白,是蛇母座下资质不俗的弟子,受命去行刺国师,后被国师的弟子打伤落入水中,被捕蛇村中的人救醒,从此丧失了记忆。  不过即使如今恢复了记忆,小白也回不去了。  在小白的腰臀间被刻上了一道法咒,法咒是用她的初红血画上的,鲜红的法咒沁入了她的肌肤内,无法消除,鲜润如新。上面是些看不懂的字符,但隐隐间能看出上面有那个淫辱自己的男人的名字。  希仙赞赤裸着上半身靠在旁边,一边翻看着一本古朴的书籍,一边啧啧赞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这里竟是这个意思…嗯……」  白蛇女妖小白缓缓爬起身来,抓起凌乱的衣物堪堪挡住羞处,扭头盯着希仙赞,虚弱中带着些许悲愤的语气道:「你……到底想把我怎么样……」  希仙赞合上书,将之别入腰后,慢条斯理地微笑道:「不怎样,只是想让你跟在我身边,陪伴左右而已。」  「你……」本以为这道人会说些除魔卫道之类堂而皇之的理由,没想到他却是如此地直白,让小白一时语塞。  「在我看来,人和妖并没有什么分别,无非都是弱肉强食……」希仙赞一边穿着上衣,一边说道,「修道与妖修都是夺天之造化,侵日月精华的事,只不过人乃万物之灵长,得天独厚,天生有灵智,易于修炼,而鸟兽则要困难很多。妖食人,人亦食鸟兽,此乃自然之理,本无可厚非。」  卧在床上的小白已是坐起身来,似有动容,但终是没有说话。  希仙赞背着手继续道:「这世间人有恶人,妖亦有恶妖,这是非对错谁能道清?也无需道清。我非有人与妖的区别之心,但我生而为人却是理当为人。不过无论如何分辩,这世间……」